首页 快讯 > 正文

上市粤企主要融资工具:可转债作用越来越大

近期可转债因为火爆行情受到市场广泛关注。抛开二级市场表现来看,作为上市公司主要融资工具之一,可转债正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证券日报》记者根据Wind数据统计发现,截至10月27日,年内共有33家A股广东上市公司通过发行可转债募集资金,相比去年同期的17家几乎翻了一倍;募集资金合计301.57亿元,募资额在省级行政区中排名第一。

对此,优美利投资董事长贺金龙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可转债的发行使得有意愿的可转债持有者成为股东,这样上市公司可以避免偿还部分债务,达到融资的目的;发行可转债某种程度上还会为公司股票在二级市场上的表现提供一定的动力,因此越来越多的公司倾向于发行可转债融资,造成今年可转债发行数量有较快增长的现象。”

可转债正成为上市粤企直接融资首选项之一

Wind数据显示,截至10月27日,今年共有124家A股上市粤企通过首发、增发、配股、优先股、可转债、可交换债等方式融资约1843.81亿元,其中可转债发行规模为301.57亿元,融资金额占比为16.36%,仅次于首发和增发。

从发行家数来看,发行可转债的33家上市粤企占124家之比为26.61%,超过四分之一,同样仅次于首发和增发,显示出可转债正日益成为上市粤企直接融资的首选项之一。

和去年同期相比,今年发行可转债的上市粤企数量增长了约94.12%,不过总体发行规模降低了约18.10%。如果剔除去年同期平安银行发行规模为260亿元可转债的影响,那么今年上市粤企可转债发行规模将同比增长178.64%。

“今年可转债融资总额和去年相比略有下滑主要是因为去年市场上有‘巨无霸’的影响,而今年是比较平均的,总体保持平稳”。睿资投资俱乐部创办人吴疌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上述33家上市粤企中,募集资金最多的公司是中金岭南,募资38亿元用于矿产采选工程、冶炼厂绿色化升级改造等项目。中金岭南表示,相关工程将有利于公司拓展海外市场、提升资源利用价值、优化产业结构与布局,实现主营业务绿色环保转型升级,增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募资较多的企业还包括海大集团、木林森、景旺电子、明阳智能、深南电路等上市公司,发行规模均超过15亿元。平均而言,上述33家上市粤企平均每家企业通过发行可转债募集资金约9.14亿元,这一数字高过今年A股首发上市粤企的平均融资金额8.42亿元。

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企业居多

行业方面,年内发行可转债的33家上市粤企中,来自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的企业最多,包括深南电路、景旺电子、兴森科技、崇达技术、聚飞光电、木林森和华锋股份7家企业。其中深南电路、景旺电子、兴森科技和崇达技术均涉及印制电路板业务,今年消费电子等下游需求的增长促使印制电路板上市公司募集资金扩大生产规模。

以深南电路为例,其可转债募集说明书显示,公司通过发行“深南转债”募集资金15.20亿元,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主要用于数通用高速高密度多层印制电路板投资项目(二期),旨在提升印制电路板的制造技术能力并扩大产能,满足下游市场日益增长的需求。

上述33家上市粤企中,除了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之外,来自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的上市粤企也较多,包括欣旺达、麦格米特、特发信息和长青集团4家企业。此外,专用设备制造业有3家企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农副食品加工业、纺织服装服饰业则各有2家企业。总体来看,发行可转债的上市粤企所属行业比较分散。

业绩方面,根据上述33家上市粤企的中报,有19家企业在今年上半年实现了营收的同比增长,其中风机制造商明阳智能以107.24%的营收同比增速居首;15家企业上半年实现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正且同比增长,医疗监护设备供应商宝莱特以767.60%的同比增速居首。

Wind数据显示,当前,上述33家上市粤企今年发行的可转债中,除“木森转债”“深南转债”“麦米转债”退市以外,其余30只可转债都处于挂牌可交易状态。自上市首日起,截至10月27日收盘,上述30只可转债的区间涨幅均为正,其中金银河发行的“银河转债”涨幅最大,达100.37%;正股方面,12只正股区间涨幅为正,占比40%。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30只可转债中,目前不少可转债的转股溢价率较高。截至10月27日,转股溢价率最高的是“银河转债”,转股溢价率为88.84%;其余转股溢价率比较高的可转债还包括宝莱特的“宝莱转债”和兴森科技的“兴森转债”,转股溢价率均超过50%。另外,截至10月27日,海大集团的“海大转债”转股溢价率为-0.78%,是上述30只可转债中唯一一只转股溢价率小于0的可转债。

对此,贺金龙表示:“面对当下日成交量创历史新高的可转债市场,可转债投资者应摸清可转债和其正股涨跌的逻辑、各项可转债指标的内部含义以及购买的可转债的各项条款,如下修条款、强赎条款等等。在了解可转债市场的情况下去参与市场,注意风险,不宜盲目地去追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