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正文

广州浪奇事件继续发酵 中小投资者可通过民事诉讼维权

广州浪奇事件在2021年继续发酵。1月8日晚间,公司连发四份公告公布公司近况。公司负面消息接踵而至: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董秘辞职、新增银行账户冻结、新增子公司股权被轮候冻结。

一连串公告的背后,暗藏着巨大的风险。记者从采访中了解到,一旦证监会对其下发处罚决定,公司有可能陷入投资者索赔、强行退市的尴尬局面。

不过,身处舆论旋涡中心的广州浪奇,似乎依然维持着正常的公司运转。1月11日,也就是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告发出后的第一个工作日,《证券日报》记者走访广州浪奇时发现,公司经营正常有序,员工各司其职,似乎并未受到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

公司情况正常

为了解广州浪奇的最新境况,1月11日上午,《证券日报》记者来到位于广州市天德广场五楼的公司总部。

上午11时,广州浪奇办公室内,公司员工或在工位上正常办公,或在走廊外接打电话;来自东莞的合作伙伴前来拜访,业务人员正在热情接待;会议室内十余位员工围坐在一起,共同商讨业务细节.....。

和预想中的压抑沉闷不同,广州浪奇的工作氛围较为宽松,公司内部运转正常,似乎并未受到负面消息太大影响。单从办公情况来看,让人很难将眼前这家还算充满活力的公司,与其负面缠身的形象挂钩。

意料之中的是,公司对外的态度十分谨慎,此前记者曾多次致电广州浪奇证券部,结果是无人接听。对于记者的来访,一位工作人员在公司门口回绝说:“只有预约之后才能到访,目前恕不接待。”

《证券日报》记者留意到,在公司前台的右手边,有一面墙十分引人注目。那里陈列着众多荣誉证书,无不彰显出广州浪奇曾经的辉煌。“中国驰名商标”“广东省企业500强”“国家守合同重信用企业”等荣誉,在过去和这家老牌日化企业、华南首批上市公司的身份相得益彰。不过,和公司当前的尴尬境况两相对比,却形成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反差感。

增资子公司或回归日化主业

近年来,随着蓝月亮、立白等国产大牌及宝洁、联合利华等外企品牌逐渐占领市场,公司的处境愈发艰难,市占率显著降低。

传统业务式微,广州浪奇将重心转移到了化工原料贸易。根据公告,贸易业务在2019年营业收入占比七成多,而涉及洗涤用品的工业和民用产品业务,年收入占比仅有15%左右。

贸易业务快速扩张的同时也埋下巨大的隐患,广州浪奇的“财务黑洞”,便是由该业务引发的。

根据其披露的公告信息,截至2020年12月30日,公司贸易业务存在账实不符金额累计达到8.98亿元。同时,公司及子公司逾期债务合计7.09亿元;公司贸易业务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31.29亿元,逾期金额为31.29亿元,贸易业务预付账款账面余额为15.96亿元,账龄超过90天的金额为15.76亿元。

公司目前的财务情况不容乐观。广州浪奇称,公司及子公司在四川库区结存的磷矿及磷矿粉因受现场条件限制仍未能准确核实数量及确定货物权属,涉及货值合计3.43亿元,相关核查工作仍在进行中。

值得一提的是,正值资金吃紧的危急关头,广州浪奇却一反常态,拿出真金白银增资日化板块。

根据1月4日公告,为加速绿色日化业务战略升级,公司决定以自有资金2亿元,对子公司广州浪奇日用品有限公司(下称“南沙浪奇”)进行增资。增资完成后,南沙浪奇的注册资本,由增资前的3.63亿元增至5.63亿元。

据了解,南沙浪奇是广州浪奇日化业务的主要承载主体,广州浪奇通过直接和间接的方式对其持有100%股权。从业绩表现来看,南沙浪奇2019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36亿元,净利润248.65万元;2020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24亿元,但净利润仅有3.20万元(未经审计)。

上述行为能否被解读为公司试图回归主业的决心?目前还不得而知。《证券日报》记者试图联系公司进行采访,公司相关人员表示:“现在不方便回答,有采访需求的话,可以发送提纲到公司指定邮箱。”不过,记者此前曾多次发送采访提纲,从未收到过公司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广州浪奇增资南沙浪奇,似乎与南沙浪奇近半数注册资本被冻结有关。

根据公司12月30日公告,因受广州浪奇票据纠纷牵连,南沙浪奇新增5538.83万元注册资本被冻结,目前公司已累计冻结注册资本1.79亿元。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冻结后再注资,或为维持经营的应急之举。

中小投资者可通过民事诉讼维权

在持续不断的“雷声”中,广州浪奇股价一泻千里。截至1月11日收盘,公司股价报2.98元/股,为十年新低;较首次发布存货丢失公告的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5.70元/股,接近腰斩。

为此,近三万投资者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在股吧等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股民索赔的呼声愈发高涨。

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崔杰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投资者很难取得上市公司违规信息披露的实证,一般要以证监会的处罚为起诉依据。一旦证监会下发行政处罚决定,投资者就能以此为依据提起民事赔偿程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她进一步表示,“受损投资者可以单独提起诉讼,也可以与其他投资者共同提起诉讼。不过为了减少代理及司法审判成本,这类案件一般采用共同诉讼的方式。”

“受损投资者索赔范围包括投资差额、佣金、印花税和利息损失等。”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律师厉健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根据司法解释,在2020年9月27日前买入广州浪奇股票,并在2020年9月28日(含当日)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该股票的受损投资者,可以进行预登记。索赔条件将根据证监会调查结论进一步调整,最终以法院认定为准。”

而另一个备受投资者关注的话题是,广州浪奇会不会被强制退市。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何强告向记者表示,根据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强制退市类型包括交易类强制退市、财务类强制退市、规范类强制退市和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广州浪奇很有可能触犯强制退市类中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

崔杰也认为,“一旦证监会认定广州浪奇为重大违法行为,公司将会面临强制退市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