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正文

贵州茅台再遭举报与习酒不清不白

茅台集团近日连遭挑战。一边是旗下上市公司贵州茅台(SH600519)股价大跌冲上热搜,一边又遇上了“硬磕”的小股东。

2月25日,网名为“茅台900元真不算高”的用户在微博表示,茅台集团利用全资子公司习酒公司与A股上市的贵州茅台同业竞争,侵害了中小股东利益,已向国家信访局实名举报。举报信中提到,茅台酒与习酒在产品特点和消费人群上高度相似。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茅台与习酒之间第一次因“同业竞争”隐忧而受到影响。习酒在酱香型白酒行业中排名第二,2019年10月之前,推动习酒的上市曾被作为茅台集团的重要目标,但这一计划最终由于“同业竞争”而被搁置。

但即便如此,在律师看来,目前要将茅台与习酒认定为“同业竞争”仍然难度较大。

随着习酒的产销量、品牌影响力的逐渐提升,产品走向高端化的同时,贵州茅台却困于产能受限问题。近日,上市公司贵州茅台股价接连下挫,部分小股东对习酒的耐心也到了尽头。

茅台与习酒说不清的关系

这已是“茅台900元真不算高”第二次挑战茅台集团了。

此前,这名网友曾联合197名中小股东,起诉茅台五项总额超过8亿元的捐款违反公司章程,认为其中有8.2亿元疑似是向地方政府“输血”。质疑声下,贵州茅台最终于2月9日公告终止合计捐款金额8.2亿元的四个捐赠事项。而“茅台900元真不算高”也因此一战成名。

但周刊了解到,与上一次多名中小股东联合质疑的状况不同,这次该网友对茅台与习酒同业竞争的质疑并未获得更多联名支持。

但这次的举报内容却似乎也并非空穴来风。

举报信质疑称,习酒与茅台酒在香型、酒精度数、价格、消费人群等方面高度重叠,违反了贵州茅台上市时不搞同业竞争的承诺,以及违反了中国证监会禁止同业竞争的相关法规。

习酒创建于1952年,1998年起并入茅台集团。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习酒公司目前是茅台集团的全资子公司,由茅台集团100%控股。贵州茅台2001年上市时,茅台集团曾承诺,不以直接或任何间接方式从事与贵州茅台相竞争的业务。

周刊了解到,在贵州茅台的招股书中曾称,习酒公司主要生产的是系列浓香型白酒,市场定位为面向普通消费者,和贵州茅台的高中档酱香型白酒在香型、酒精度数、价格、消费群体上均有较大差异。

然而,带动习酒业绩起飞的,却是酱香型白酒。在2019年,习酒公司董事长钟方达曾对媒体透露,目前酱香型产品贡献了公司超过九成的销售收入,公司的营销重点,也围绕着酱香型单品展开。在打造窖藏年份酒、习酒·窖藏1988、金钻习酒等中高端大单品后,习酒也推出了高端定位产品“君品习酒”。

在业内人士看来,习酒的酿造技艺、营销策略、管理体系都参照自茅台,产品价格却相对低廉。主销产品上,53度的“习酒·窖藏1988”单瓶售价近千元,53度飞天茅台的官方定价则为1499元。

对于同业竞争,《上市公司治理准则》中有明确规定,“上市公司业务应完全独立于控股股东。控股股东及其下属的其他单位不应从事与上市公司相同或相近的业务。控股股东应采取有效措施避免同业竞争。”

即便如此,要将茅台与习酒在法律层面认定为“同业竞争”仍有难度。

“这几年‘同业竞争’的案例已经很少见。”大成律师事务所的一位合伙人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仅从股权和产品形式上的相似度很难认定为同业竞争,“还需要有更实质性的举证。”

然而,这已不是习酒与茅台第一次遭到同业竞争的质疑。与茅台的“血缘关系”在发展中帮了习酒大忙,但习酒也曾因此而与资本市场失之交臂。

周刊社了解到,习酒从2012年开始传出上市风声,在2019年,茅台集团仍将推动习酒公司的上市作为重点。然而,2019年10月28日,习酒公司董事长钟方达向媒体透露,“由于证监会的相关规定,涉及到同业竞争,同一集团不能有两家上市公司,习酒上市计划终止。”

茅台股价接连大跌

在这一事件的背后,贵州茅台业务遭遇瓶颈,再加上连日来的股价跳水,都挑动着中小投资者的神经。

2月25日,贵州茅台收盘价为2150元,跌幅1.78%。在过去的6个交易日中,贵州茅台的股价从最高点2627.88元的历史高位跌落,总市值也从春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的约3.27万亿元,跌至2月25日的2.7万亿元,市值蒸发约5665亿元。

A股最大的明星茅台股价大跌,一度成为网络热搜话题。而以贵州茅台为首的白酒股全线下跌,引起了投资者的广泛关注,也直接影响到了基金的收益。

周刊了解到,茅台是带动基金在去年实现较好业绩的关键。截至1月21日晚,共有51家基金公司旗下的691只产品重仓持有贵州茅台,彼时累计持股市值高达887.45亿元。白酒股大跌,也使得一众白酒主题基金遭受重创。2月23日晚,有“世界第三大酒庄”之称的易方达基金发布公告,2月24日起暂停易方达中小盘在非直销销售机构、公司网上直销系统的申购、转换转入及定期定额投资业务。

在这样的背景下,部分中小股民对习酒“揩油”的容忍度在降低。

近年来习酒日益成为全国性高端酱香型白酒品牌,与此同时,贵州茅台却因自身产能等问题而成长受限。

2020年,习酒销售额为103亿元,同比增长31%以上,从产品结构看,其旗下高端产品君品习酒与窖藏系列同比增长46.97%,销售额占整体销售的57.56%,在贵州省外的销量占比突破70.6%,全国渠道超过2000家。按照习酒公司目标,将在“十四五”期间扩产到近五万吨。

根据贵州茅台1月4日发布的公告,2020年贵州茅台预计实现总营收977亿元,同比增速预计为10%;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55亿元左右,同比增长10%。尽管两者在体量上仍有着相当大的差距,但在无论是营收和净利润的增长速度上,贵州茅台已落后于习酒。而在部分投资者看来,这意味着习酒可能侵蚀茅台的业务空间。

目前习酒与贵州茅台在高端产品市场中仍然很难说有直接竞争关系。但习酒在构建自身竞争力的同时,也的确仍未摆脱茅台的“光环”。两者是否构成同业竞争,最终还需监管部门予以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