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 > 正文

六大行净息差普遍收窄 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均呈现“双升”

截至3月末,工行、建行、农行、中行、交行和邮储银行六大国有银行2020年业绩报告均已出炉。年报显示,六大行去年净利润均实现正增长,与此同时,净息差普遍收窄,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均呈现“双升”。

展望今年,各大行管理层在业绩发布会上纷纷表示,将从资产和负债两端入手,应对净息差持续收窄的压力,与此同时,也将全力做好风险防控,对于后期资产质量保持稳定有信心。

值得注意的是,过去一年,各行均加大了金融科技领域的投入,今年将进一步加大投入,在更深层次上推动银行的数字化转型。

净利润均正增长息差仍有收窄压力

数据显示,六大行去年净利润均实现正增长。根据净利润排名,六大行的“座次”仍为工行、建行、农行、中行、交行和邮储银行,净利润分别为3159.06亿元、2710.5亿元、2159.25亿元、1928.7亿元、782.74亿元和641.99亿元。从增速看,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工行、建行、农行、中行、交行和邮储银行归属于股东净利润同比分别增长1.20%、1.62%、1.80%、2.92%、1.28%和5.36%。

利息净收入依然是各家大行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约为62%到89%不等。净息差是银行利息净收入和银行全部生息资产的比值,是衡量银行盈利能力的重要指标。去年,六大行净息差普遍收窄。具体看,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交行、邮储银行净息差分别为2.15%、2.20%、1.85%、2.19%、1.57%、2.42%,分别较上年下降15个、3个、4个、13个、1个、11个基点。各大行普遍认为,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下行以及加大向实体经济让利力度等是净息差收窄的主要因素。

近日召开的央行一季度货币政策例会提出,要健全市场化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完善央行政策利率体系,继续释放改革促进降低贷款利率的潜力,优化存款利率监管,推动实际贷款利率进一步降低。在货币政策逐步回归正常化和商业银行存款竞争更加激烈的背景下,今年净息差走势又将如何?

农行行长张青松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对于今年的净息差水平,整体判断还是面临一定压力。从资产端来看,考虑到贷款边际利率偏低、LPR贷款重定价因素,贷款收益率仍将延续下行趋势;从负债端来看,综合考虑存款定价行业自律越来越严格,高成本存款、创新存款加价空间有限,以及存款定期化因素,存款付息率进一步下降空间比较小。建行行长王江同样认为,2021年的息差管理有难度、有压力,但他同时指出,净息差总体将保持平稳状态,不会出现大起大落。

大行也将从资产和负债两端来积极应对息差收窄压力。邮储银行董事长张金良表示,邮储银行将在资产负债结构调整上做文章。在资产配置方面,将继续坚持“三个提升一个稳定”,“三个提升”就是提升信贷资产占比,提升中长期信贷的占比,提升非信贷资产当中高收益资产的占比。“一个稳定”就是稳定零售信贷的占比。在负债管理方面,大力压降长期限高成本存款,通过各种手段加快财富管理体系建设,多措并举提升活期及短期存款占比。“有信心使净息差在同业中保持优势地位。”张金良称。

不良普遍“双升”未来资产风险整体可控

尽管净利润呈正增长,但大行普遍资产质量承压。年报显示,六大行不良普遍“双升”。

不良贷款率方面,截至2020年末,交通银行在六大行中不良贷款率最高,为1.67%,较上年末上升0.2个百分点;工商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58%,较上年末增长0.15个百分点;农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57%,比上年末上升0.17个百分点;建设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56%,较上年末增长0.14个百分点;中国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46%,比上年末增长0.09个百分点;邮储银行不良率在六大行中最低,为0.88%,较上年末增长0.02个百分点。

不良贷款余额方面,国有六大行的不良贷款余额亦全部上升,其中工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和增加金额最高,截至2020年末为2939.78亿元,较上年末增加537.91亿元。农业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和增加额紧随其后,截至2020年末不良贷款余额2371.13亿元,较上年末增加499.03亿元。

不过,对于后期资产质量走势,六大行均表示,信贷资产风险整体可控,与此同时,也将加大存量不良的处置力度。

中国银行党委委员、拟任副行长陈怀宇表示,受益于中国经济企稳复苏和中行加大清收化解力度,去年四季度中行资产质量已实现边际改善,不良率和不良额较三季度末环比“双降”。“我行将通过采取有针对性的风险管控措施,多策并举,分类实施,全力做好风险管控,预计2021年我行资产质量将保持稳定,并有向好的趋势。”他说。

交通银行副行长殷久勇表示,综合运用各类风险资产的处置手段,包括传统的催收、诉讼、转让、核销等手段,同时加大不良资产的证券化、市场化债转股的力度,积极参与个人资产的批量转让,对公资产转让的试点,加快存量风险贷款的持续出清,力争实现年末不良贷款处置额不低于2020年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将原定于今年一季度末到期的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延至今年底。这部分贷款对银行未来资产质量的影响也颇受关注。

工行副行长王景武表示,随着疫情好转和经济加快恢复,存量延本延息贷款逐步恢复正常状态,风险正在有序释放。小微贷款方面,截至2020年末,延本延息贷款劣变比例为0.8%,风险可控。邮储银行首席风险官梁世栋表示,延期还本付息贷款目前大致比例占全行贷款规模1%出头,从风险情况来看,对于整体资产质量影响非常有限。

“从调研了解到的情况,多数上市银行已对延期还本付息客户的偿债能力及经营风险进行了摸排和监测,部分银行根据实际情况及时确认了不良,政策退出可能造成的影响相对有限。”光大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一峰表示。

加大科技投入

持续推进数字化转型

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此前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介绍称,2020年,银行机构信息科技资金总投入达2078亿元,同比增长20%。年报显示,在“十四五”开局之年,多家大行已把科技创新放到了更加重要的地位。

各行年报均对2020年信息科技资金等情况进行了披露。2020年,工行金融科技投入238.19亿元。农行信息科技资金投入总额183亿元。中行信息科技投入167.07亿元。建行金融科技投入221.09亿元,较上年增长25.38%,占营业收入的2.93%。交行金融科技投入57.24亿元,同比增长13.45%。邮储银行2020年信息科技投入90.27亿元,占营业收入3.15%。

年报还显示,工行2020年末金融科技人员3.54万人,占全行员工的8.1%。建行2020年末金融科技人员数量为13104人,占集团人数的3.51%。交行2020年末金融科技人员3976人,占集团员工总人数比例4.38%。

展望2021年,各行将进一步加大相关投入。中行首席信息官刘秋万表示,已经制定了新一期的金融科技发展子规划,科技创新战略将一以贯之。在更广范围,更深层次上,推动中行数字化转型发展。农行副行长崔勇表示,2021年将进一步加大金融科技创新的力度,重点围绕渠道建设、大数据应用、业务基础、科技支撑等四大领域,推进数字化转型。

张金良表示,要从企业级需求和业务架构入手,以平台架构、智慧洞察、创新发展和高效组织为依托,高起点开启“十四五”IT建设,全面深入推进敏捷转型,继续扩大邮储银行开放式平台、分布式架构技术优势,构建前台敏捷、中台强大、后台稳定的企业级信息系统。“一些朋友担心,老年人、村镇居民群体在科技时代会被落在后面,我们认为科技的极致体验应该是无感,科技的潮流也不应是年轻人专属,我们希望通过科技变革,让每个人都能切实感受到体验提升。金融科技在提升服务速度、拓展业务广度、实现定制化深度的同时,更要让客户感受到实实在在的温度,未来在更多领域将有更多客群享受邮储金融科技发展带来的良好体验。”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