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 正文

冠脉支架“百元时代”正式到来

11月5日上午10点,首批冠脉支架国家集采在天津开标,申报价格在1000元以下的产品有12款,拟中标产品平均降幅达93%。

其中蓝帆医疗(SZ:002382)子公司吉威医疗的EXCROSSAL生物可降解涂层药物洗脱支架报价仅为469元,为全场最低价。

心血管领域龙头企业微创医疗(HK:00853)Firebird2和Firekingfisher两款产品入围,申报价格分别为590元和750元。曾在江苏省冠脉支架集采中以2850元拿下最低价的乐普医疗(SZ:300003)GuReater支架,此次申报价格仅645元。

作为高值医疗耗材集采的第一次“试水”,冠脉支架在首次国家集采中价格被压至“冰点”,此前市场价格在1万元左右的冠脉支架一夜之间进入“百元时代”。

受到集采直接冲击的微创医疗、乐普医疗和蓝帆医疗今日小幅高开1.03%、0.32%和0.37%,涨幅一度达到6.25%、2.85%和1.61%。

上午10点,首批冠脉支架国家集采价格申报完毕,申报价格在1000元以下的产品有12款,拟中标产品平均降幅达93%。三家企业股价纷纷“跳水”,微创医疗跌幅一度达到9.54%。

截至下午收盘,微创医疗报收28.8港元/股,跌幅达5.26%;乐普医疗报收30.36元/股,下跌2.75%;以469元“C位出道”的蓝帆医疗午后有所回升,最终报收21.9元/股,上涨0.78%。

价格“探底”

“这个价格确实让我感到有些意外。”医疗器械营销培训专家王强11月5日对时代财经表示。

根据全国介入心脏病学论坛的数据,2018年我国PCI手术量达到91.5万例,PCI平均植入冠脉支架1.47支,则2018年我国冠脉支架植入数量约为134万个,如果以1万元/个的价格进行计算,我国冠脉支架市场规模在130亿元以上。按照集采的价格降幅以及意向采购量计算,集采落地后,我国冠脉支架市场至少缩水超过90亿元。

更低的价格,更小的市场,迫使企业只能不断“探底”,以最大程度保全市场份额。

冠脉支架是一个高度集中的市场。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2017年微创医疗、乐普医疗、吉威医疗和赛诺医疗4大品牌占据了国内70%的冠脉支架市场。从此前公布的意向采购名单来看,除了以不锈钢支架为主的赛诺医疗没有入围以外,其余3家共计有6款产品进入意向集采名单,共占据了意向采购量的57.1%。

其中,微创医疗4款产品独占了36.5%的意向采购量,Firehawk和Firebird2都曾参与过江苏省的冠脉支架集采,当时分别以7000元和3400元的价格中标。

但此次国家集采规定,原则上同一个企业入围产品数量不超过3个。在此限定下,微创医疗采取更为稳妥的报价方式。主打高端市场的Firehawk依旧报价7000元,最后流标也在意料之中,剩下的3款产品则给出了1000元以下的超低价。但由于竞争激烈,申报价为980元的Firecondor意外未能入围。

与微创医疗“低端保份额,高端保价格”的策略不同,以469元“杀翻全场”的吉威医疗祭出的却是2017年才推出市场的新一代生物可降解涂层药物洗脱支架EXCROSSAL。在集采之前,这款支架的挂网价约为13300元,降价幅度达到96%。根据年报,2019年吉威医疗实现营业收入8.24亿元,按照100690支的意向采购量计算,EXCROSSAL一年只能为吉威医疗带来约4722万元的营收,仅占总营收的5.73%左右。

对于吉威医疗报出超低价的意图,11月5日时代财经联系蓝帆医疗董秘办,但对方表示,“对于这个我们不太清楚。”

高值耗材变“低值耗材”?

昔日高高在上的高值耗材一夜之间降至“白菜价”,冠状支架均超90%的降幅让整个医药器械圈瑟瑟发抖,高值耗材高毛利时代也可能一去不返。

此次国采中,乐普医疗中标的GuReater并非核心产品,剔除支架出口部分,国内钴基支架营收约为1.56亿元,仅占公司总营收的2%。

但在集采落地后,按照645元的中标价格和120560个意向采购量计算,该款冠脉支架总收益仅为7884.62万元。

时代财经了解到,目前乐普医疗共有5款支架产品,覆盖高中低三个价格区间。其中,第四代产品生物可吸收支架NeoVas是是国内首个获批的生物可吸收支架。2019年乐普医疗营收实现27%的增长主要归功于NeoVas。

王强表示,“乐普医疗中标产品GuReater为公司中端合金支架产品,若该产品价格低于占公司营收超四成的低端不锈钢支架产品NeoVas,这对后者市场销量以及公司未来营收都将带来较大影响。”

相较乐普医疗,此次集采对国内另一个冠状支架龙头企业微创医疗影响更为明显。

当前,微创医疗的心血管产品约占总收入的三成。2019年,微创医疗心血管产品的收入占比不断上升,达33.4%,且增速为33%。根据国海证券研究所的数据,2019年微创医疗Firebird2、Firehawk及FireCondor这三款冠脉支架收入约为16亿元,约占总收入的29%。

若按照此次集采中标价格计算,微创医疗的Firebird2和Firekingfisher两款产品首年总收入仅为1.55亿元。

对于“以价换量”后产生的巨大收益落差,时代财经11月5日多次致电微创医疗和乐普医疗,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王强对时代财经表示,此次集采涉及的冠状支架大多为二、三代产品,市场已较为成熟,无需开展太多学术活动和其他市场推广,形成了一定压价空间。“冠状支架产品价格大幅降价后,企业会大幅压缩销售费用,例如砍掉代理商、裁减销售人员等。”

“血洗”不锈钢冠脉支架市场

受到此轮集采影响的不仅是参与招标的企业,还会波及到集采外的市场。

吉威医疗等一众企业将钴铬合金、铂铬合金支架“杀”至1000元以下,虽然没有被纳入集采,但作为比钴铬合金和铂铬合金更落后的技术,不锈钢支架的价格也会因集采降价而承压。

此次带量采购品种范围划定材质为钴铬合金或铂铬合金,载药种类为雷帕霉素及其衍生物的冠状动脉药物洗脱支架,将更高端的生物可降解支架和更为落后的不锈钢支架都排除在了集采范围之外。

比如乐普医疗冠脉支架的头号产品冠脉药物支架Nano便属于不锈钢材质,根据年报,2019年乐普医疗冠脉支架产品实现营业收入15.3亿元,而Nano就占了金属支架销量的46.05%。

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副院长、著名心内科专家杨跃进11月5日对时代财经指出,钴铬合金、铂铬合金比不锈钢硬度更高,所制成的支架也更细,但在临床使用中,材质并不是首要条件。“比如BuMA支架就能有效防止分支闭塞,我们在临床中也愿意选择这种安全性高的支架。但BuMA支架属于不锈钢材质,就没有被纳入这次集采。”杨跃进说。

时代财经了解到,杨跃进所说的BuMA支架是赛诺医疗冠状支架主要产品。根据年报,2019年,赛诺医疗的支架产品实现营收3.67亿元,占总营收的额84.56%。在冠脉支架集采细则公布后,赛诺医疗一路下跌,今日更是一度跌至16.70元/股,创半年来新低。

11月3日,赛诺医疗公告称,因自身发展资金需要,公司多名股东拟合计减持不超15%股份。若以前一日的收盘总市值76.01亿元计算,本次拟合计减持数额约为11.4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