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 正文

永辉超市陷入舆论风波屡被监管部门点名

10月30日,永辉超市发布2020年三季度财报,其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均实现同比增长。然而就在同一天,员工脚踩冷冻鱼虾的视频,让永辉超市的品牌形象陷入窘境。

此外,尽管企业财务数据显示其经营状况尚佳,但在二级市场上,永辉超市的股价表现却不甚理想。截至11月9日,永辉超市报收8.08元/每股。相较今年4月11.07元/股的高位,近半年时间,其股价下跌近30%。为什么基本面不错的永辉超市资本市场却不买账?

陷入舆论风波屡被监管部门点名

近日,一则脚踩冻货事件使永辉超市陷入舆论漩涡。

10月30日,有网友发视频反映福建永辉三明万达店“有超市销售人员直接脚踩冻货上行走”引发热议。视频中,该工作人员先是坐在食品冷冻柜上,继而起身,穿鞋脚踩在冷冻鱼虾上整理商品。

对此,福建永辉超市在10月31日发布官方声明,表示门店己将该柜台产品全数下架销毁处理,并完成了柜台的全方位清洗消毒,同时也对涉事员工进行了严肃处理。该声明表示,永辉超市将加强对门店员工的管理,确保销售人员在进行产品工作陈列时合乎规范,杜绝因操作不当引起的食品安全隐患。

无独有偶,本周山西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了2020年第33期食品安全监督抽检信息通告,其中永辉超市赫然在列。另据人民网报道,今年3月27日,福建省市场监管局发布的第9期食品安全监督抽检信息公告显示,福建永辉超市多家门店在8天内有6批次食品因抽检不合格被通报。此外,永辉超市还因质量安全问题被安徽、贵州、浙江等多地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点名”。

“质量问题是牵扯到品控,管理不严格导致的。”上海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卢文曦表示。中国企业家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亦表示,永辉超市屡次被曝出质量问题的直接原因应该是采购和品控方面管控不到位所致,“如果采购和供应链系统出现明显变化,那么引发的因素可能有两个,一是管理不到位所致,二可能是在盈利和成本压力下为削减成本而导致品控人力配置不足。” 对此,财经网向永辉超市发送邮件寻求答复,截至发稿前未获回复。

“大卖场”模式面临挑战 Mini店探索不顺

最早永辉超市以开创者的姿态涉足商超领域,2001年,张轩松、张轩宁两兄弟合资注册成立了永辉超市有限公司。经过近二十年发展,永辉超市已成长为零售巨头。官网数据显示,截止到2020年11月4日,永辉超市大店已开业970家,筹建中门店数量为217家,经营面积超过750万平方米,覆盖国内29个省份。

普通线下门店,即大卖场模式一直是永辉超市长期以来稳固的增长点。但近年来,随着消费需求和技术的发展,零售环境发生着变化,大型商超的“黄金时代”已接近尾声。尤其随着盒马鲜生等一批生鲜电商品牌纷纷开设线下实体店,永辉超市面临竞争挑战。财报显示,上半年永辉超市新开大店31家,同比减少53家。

与此同时,由于消费需求不断个性化,零售渠道呈现“小型化”、“近场化”。在此背景下,能够快速复制,投资成本和物流配送成本更低、坪效更高且可与大店形成互补、共享供应链的Mini店成为超市零售迅速扩张的重要业态。

基于此,除普通线下门店外,2018年末,永辉超市开始尝试mini店模式。根据公司战略,永辉mini店定位为社区生鲜,意在帮助大型商超线下全渠道覆盖。2019年以来,Mini店成为永辉重点推进的业态,以平均每天新开业1.5家的速度,全年开出573家。“发展Mini业态主要是出于对大店的补充,和创业型社区生鲜店的定位、服务用户初衷都趋于雷同,比拼的是供应链实力和精细化运营能力。”永辉超市总裁李国曾这样解释加码Mini店的原因。

“Mini店可以更好的和社区接触,有粘性,能够抓取更多客户。”卢文曦指出,但是Mini店铺最大的成本是店铺租金,如果铺量太多,销售量不见起色,业绩将面临压力。柏文喜则表示,永辉以做大卖场出身,但Mini店的运营逻辑和模式与大卖场有着很大的不同,成功经营大卖场导致的路径依赖会使其在转向Mini店店布局和运营的过程中面临挫折。

因此,由于永辉mini看上去更像是永辉超市的缩小版,并无Mini店特色,难以从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其快速拓展并没有获得乐观的回报。从数据中也可窥一二,2019年,永辉Mini亏损2亿元左右。2020上半年,永辉Mini更是仅新开门店16家,但闭店却高达88家,单店经营面积也同比缩减8%至448.5平方米。

对于闭店的原因,永辉曾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表示,这是重新梳理现有门店,复盘现有门店的选址、物业资源等情况的结果,其将对部分不符合营运标准的门店做出调整,优化业态整体经营状况。柏文喜则指出,永辉Mini店闭店的直接原因无外乎选址不当、运维成本太高、加盟商选择失误以及供应链支持不够与成本太高等问题。

重拾云创业务线上线下融合艰难

随着国内线上购物趋势不断加强,发展线上业务成为零售快消行业的重心。对于永辉超市而言,做好线下生鲜加强型超市的同时,如何更好地融合线上也成为关键命题。

永辉超市是较早拓展线上业务的零售企业之一,但结果并不理想。早在2015年,永辉超市便成立永辉云创,得到众多资本青睐。2016年获得今日资本投资,2018年腾讯也作为战投参与其中,持股15%。

但云创业务自问世后,就面临连年亏损的尴尬境地。2016-2019年,永辉云创亏损持续扩大,分别亏损1.16亿元、2.67亿元、9.45亿元、12.88亿元。在此情况下,母公司终于不堪重负,在2018年以3.9亿元卖出永辉云创20%的股权,同时云创营收数据也不再并入永辉超市报表。

2020年,受疫情影响,随着消费者的线上消费习惯逐渐扩围,也加速了零售行业线上线下全渠道融合进程。或许因为不想在日益激烈的线上竞争中落后于人,今年8月份,永辉超市又选择回购了永辉云创20%的股权,成为永辉云创第一大股东,重新拥有永辉云创的管理和经营权。不过,永辉云创仍处于经营亏损,并得到了永辉超市的 “盖章”承认,其表示,“虽然永辉云创处在经营亏损,但2020年5月31日永辉云创拥有永辉生活店177家,超级物种54家,永辉到家仓46个。”

“线上是重要导流获客渠道,以后再搭建一个成本说不定更高。”卢文曦表示,所以永辉超市收回永辉云创不排除是其从降低成本的角度考虑,通过收回线上以弥补Mini店关闭后留下的服务空白。对此,财经网向永辉超市发送邮件寻求答复,截至发稿前未获回复。

不过,云创业务仍旧充满变数,加之尚需进一步改良的Mini店经营模式,线上线下业务均陷困局的情况下,或是投资者对永辉超市未来成长能力抱有较大疑虑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