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 正文

百度要收购YY 浑水在做空欢聚 这生意还能做吗?

不管是无心插柳,还是有心栽花,前脚百度刚宣布要收购YY直播,11月19日,知名做空机构浑水就在社交媒体发文称,正在做空中概股欢聚时代。

据浑水发布的做空报告,通过研究YY直播近1.5亿笔交易,其发现欢聚时代有关YY直播业务的营收中有近90%为伪造数据(约50%的礼物打赏来自欢聚时代自己的服务器,另外40%来自外部机器人或主播刷单),国外直播业务BIGO的营收数据也存在80%的伪造成分。

受此消息影响,欢聚时代股价大跳水。美东时间11月18日,欢聚时代盘中一度跌近30%。截至18日收盘,欢聚时代股价大跌26.48%,报73.66美元。

就在做空风波前两日,欢聚时代刚与百度达成了有关YY直播的出售协议。目前双方已签署最终约束性协议,交易预期将于2021年上半年完成交割。百度收购计划也因此平添疑云。

而浑水则在做空报告中向百度发起质问,“以近7%的市值收购一家几乎完全是欺诈性业务的公司(YY),百度将涉及商业道德和法律的挑战。”

欢聚时代方面对时代财经称,“浑水的报告充满了对直播行业和直播生态的无知,报告中逻辑不清、数据混乱、以偏概全,包含了大量的错误。”截至发稿,百度方面则对时代财经表示,尚无相关信息可以透露。

截至发稿前(美东时间10月19日上午6:48),百度股价小幅下滑,报139.66美元/股,盘前跌1.7%。

刷单之外,还有转移资产

根据报告,浑水声称欢聚时代有六方面造假行为:第一,YY直播90%的直播收入是假的;第二,YY直播在线约会业务收入中约80%是假的;第三,BIGO的收入80%也是假的。

浑水发现,YY付费用户是YY自己服务器中的机器人,在他们的数据样本中,与YY自己服务器相关联的礼物(伪装成付费用户)约占所有总礼物价值的一半。而主播所得礼物也会通过不同的付费用户账号回收到系统中。浑水称,那些号称每年赚数千万元的头部主播,实际上每年都是收取不超过250万元的固定薪水。

除此之外,管理主播们的公会也是“欺诈计划”中的一部分。大型公会的拥有者主要是前YY员工,他们也显然“参与”了骗局。中国国家税务总局关于5大公会的财报显示,他们在2018年的收入仅占YY声称的15%。

浑水报告指出的第四项是,BIGO在新加坡的母公司在最初的四年中换了3次审计师。在2016-2018年期间,BIGO连续三年收到来自审计师的持续经营不确定性审计意见,而在YY收购完成的数个月后,BIGO在2019年8月还对其2017年的财务状况做了一个重大重述。“这些事实支持了我们的结论,即BIGO也是具有欺诈性的。”浑水报告总结道。

第五,浑水认为BIGO从成立之初就是“腐败”的。YY声称公司是从董事长李学凌手中收购了BIGO。但浑水认为,这是为了能让李学凌从YY股东那里获得至少1.561亿美元的现金,而YY也构建虚假收益。报告指出,是YY创建了BIGO,而不是李学凌。

另外,浑水还认为BIGO整合了来自大陆,而不是海外的大量收入。浑水认为,BIGO涉及中国大陆的业务“HELLO”也完全是假的。截至2020年Q3,浑水估计这个虚假的中国业务部门占了BIGO所报告收入的13.4%。

“BIGO seems like an inside joke for Big Zero”(BIGO作为“Big Zero”的缩写,就像是公司内部的一个笑话),浑水在报告中如此表述。

除此之外,这份做空报告还提到BIGO是通过收入造假来推高集团股价;并表示YY可能向外商独资企业转移了约13.26亿元,这违反了中国资本管制规定。

疫情助推做空,头部主播成典型

浑水声称,他们对YY的业务已经进行了1年多的研究,主要采取两种方式。第一种就是对自动化生成的1.156亿笔交易进行宏观数据收集和分析;第二种就是传统的浑水方式,比如审查文件和账目、秘密的文件和人力调查。

通过仔细研究头部的主播表现,浑水认为可以从中看出欺诈行为的严重性。

浑水举了几个例子,比如摩登兄弟在一个受欢迎的购物区提供免费的音乐会,但参加者的“粉丝”却要付费参加。如今,摩登兄弟已经很少在YY直播上演出,但在停播时,他们仍能通过平台持续收到礼物,而其中许多礼物都是来自YY的服务器。浑水在对96个随机选择的打赏者的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其中约97.9%的打赏收入都是假的。

另外,浑水还随机抽取了新冠肺炎疫情武汉封锁时期的YY付费用户数据,发现约87.5%的礼物收入都是假的。浑水发现,大部分付费用户的移动设备ID都与YY服务器相关联,而且这些大量武汉付费用户的IP地址还会在封锁期间,在各个城市之间“跳来跳去”。

报告称,主播“大李”同样是个谎言。“大李”在YY的2019年度竞赛中获得了最多的礼物收入,但是浑水数据却显示,在2019年12月的活动中,大李与他最大的打赏者共享移动设备,后者打赏了约700万元人民币的礼物,约占总打赏额的40%。

除此之外,与“大李”相关的设备还发送了超过“大李”所得收入的礼物打赏,还从而建立了一个相关账户网络,可以循环利用礼物并增加YY的总收入。报告表示,YY最大的谎言就是彼此相互控制的账户。

浑水确定了15个付费用户,他们以共享移动设备的方式相关联,他们将大李和其他主播直接与YY的头部付费用户相关联,而大李的共享移动设备网络也将他间接与YY的网络付费用户和YY服务器付费用户相联系。

比如从2019年10月到2020年1月,与“大李”移动设备相关联的核心团队,给“大李”和其他主播打赏了3840万元人民币的礼物,其中“大李”和另一与相关联移动设备关联的主播“南门桥”共收到了2710万元人民币的礼物打赏,在扣除YY平台应削减50%的费用后,他们共获得了人民币1350万元的收入。

浑水认为,这就意味着与“大李”相关的帐户是净流出现金2490万元人民币。“我们认为YY通过花费比他大得多的钱来帮助‘大李’提升他和其他主播的知名度以及YY收入。”

与此同时,浑水还表示,BIGO的最高收入者RCT_ Khan实际上就是坐在办公桌前做文书工作,每个月却能获得约5万美元的收入。

“当他(RCT_ Khan)经常地将镜头对准墙壁或天花板,他的频道就变得更无趣。”而在最近,给他打赏排名第二的用户,显然还是他本人。浑水认为,RCT_ Khan其他的主要打赏用户,几乎可以肯定同样也是礼物回收网路中的一部分。

“收入前四的主播、四个以上的头部付费用户以及和YY前高管的多次访谈都能支持我们的发现,即YY直播和BIGO是假的,他们的礼物收入也基本上是假的。”浑水在报告中如此表示。

来自YY内部知情人士则向时代财经表示,“(YY的)MAU和付费用户数确实有不少水分,营收的话,直播公司的公会本来就会往里面充钱,要是细抠那肯定跑不了,但90%(的造假比例)有点夸张。”

另一前YY员工亦对时代财经表示,“报告中说的‘家族’互相打赏,公会自己给自己打赏,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一直以来大家都是这么玩的。”

百度收购YY,还是一门好生意吗?

在百度将要收购YY直播的节骨眼,做空质疑从天而降,浑水在做空报告中也向百度发起质问:“以近7%的市值收购一家几乎完全是欺诈性业务的公司(YY),百度将涉及商业道德和法律的挑战。”

在11月17日百度与YY联合公布的公告中,双方协议收购计划指向欢聚时代国内直播业务(即“YY直播”),包括但不限于YY移动应用、YY.com网站、YY PC客户端等。公告也指出,此次交易的完成取决于某些条件,但百度和YY并未详述条件是什么。

百度对于收购YY的决定并非没有经过深思熟虑。据新京报贝壳财经报道,11月17日上午,百度Q3季度财报分析师会议一结束,包括高级副总裁沈抖、高级副总裁崔姗姗、副总裁曹晓冬在内的百度管理层就马不停蹄地奔赴机场,从北京飞广州,与YY直播团队进行恳谈。

不过,在官宣收购计划当日,有虎牙员工在职场社交平台指出:YY业务数据每年下滑严重,百度接盘恐被忽悠。另有YY员工指出:百度接盘并非看中YY流量,而是其主播资源积累和运营、营收能力。

而业内人士也曾向时代财经分析称,这一收购动作可见百度对加速移动生态业务融合的迫切需要。

“百度在直播领域一直试图建立差异化壁垒,即在泛娱乐直播和游戏直播之外,试图通过类似在线教育和知识付费的方式,建立知识分享直播和视频体系。”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张书乐向时代财经表示,“当前主流直播平台的势力划分已近完成,YY是百度不多的选择,也是不错的选择。”

张乐书表示,36亿美元的收购价相对于YY目前的业绩而言确实有点贵,但对于急于在视频特别是直播领域取得突破的百度而言,却是一个合理价位。

易观分析互娱产业分析师廖旭华向时代财经表示,在腾讯收购虎牙之后,百度收购YY,将影响互联网直播领域的市场格局,但目前百度与YY的联姻面临着诸多问题。“除非百度对YY做大规模的业务调整,否则1+1是否大于2还很难说。”

“风险和机遇是并存的,目前直播平台受到短视频的冲击还是比较大的,这种冲击能不能消化,是百度收购YY后不可避免的挑战。”艾媒咨询CEO张毅接受时代财经采访表示。

不过,现在摆在眼前的问题是,YY遭做空后,百度是否会重新考量此次收购计划。

张乐书告诉时代财经:“如果做空属实,对于YY来说,股价下跌是必然。但对于双方收购协议不至于帯来影响。因为对于百度来说,它迫切需要的不是既有的一些直播数据,而是YY作为平台,在直播领域的经验和用户(含主播、观众)留存。”

自去年底以来,百度对于直播的重视程度日益显现。在百度各大会议上,直播的战略地位和被提及次数都明显提升。

在17日的财报电话分析师会议上,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表示:“我们在百度内部尝试了直播业务,包括百度APP、贴吧、好看,我们发现这些业务的直播营收增长非常快,在过去的两年,非广告营收增长2.6倍,仅看上月百度直播业务的营收同比增长80%,这给了我们充足的信心。”

据了解,目前百度已经完成了直播业务组织结构的调整,百度泛娱乐直播业务由副总裁曹晓东负责,其也是日前针对收购YY赴广州洽谈的高层团队成员之一,收购完成后的YY或将由他负责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