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 正文

百济神州又要上市了 成立十年仍亏损

11月16日早间,百济神州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批准可能发行人民币股份并于科创板上市的初步建议,建议于2021年上半年完成股份发行,但这一时间取决并受限于市场状况、董事会进一步批准、股东于公司股东大会的批准及必要的监管批准等。

根据公告,本次拟在科创板发行股份不超过已经发行股份总数及本次建议发行人民币股份项下拟发行及配发的人民币股份数目之和的10%。

成立于2010年的百济神州,虽然至今只有2款产品实现商业化,仅在2016-2019年间就巨亏18.35亿美元,但融资动作却一直非常频繁。

2016年和2018年,百济神州先后登陆美股和港股市场,是首家在美股和港股上市的生物医药企业。

就在今年7月,百济神州才完成了一次规模超20.8亿美元的定向增发,刷新了当时全球生物科技公司股权融资的新增发行规模纪录。其中高瓴资本认购了不低于10亿美元的份额。

在完成定增时,百济神州的首席财务官兼首席战略官梁恒就曾表示,最近国内证监会有一些新的规定,有一些新的能够使生物科技公司满足在国内科创板上市的标准,“我们对于A股和科创版的相关政策一直在持续跟进,也在与有关部门积极沟通协商,保持对于国内市场的关注和将来更多可能性的探索。”

如果百济神州此次能够顺利完成科创板IPO,那么将会成为首个在A股、港股和美股三地上市的本土药企。

不过科创板的IPO计划在二级市场并未引起积极反响。雪球上甚至有投资者直言,“卖药你不行,融资第一名!”截至11月16日下午收盘,港股百济神州报收164港元/股,下跌2.5%。

美股方面,百济神州截至11月16日下午四点(美东时间)收盘,报收279.96美元/股,涨幅0.69%。

“烧钱”黑洞

虽然大多数的创新生物药企都尚未实现盈利,主要依靠融资“输血”,但百济神州一直是其中最能融资,也最能亏钱的一个企业。

根据2020年三季报,百济神州在前三季度录得净亏损11.27亿美元,合计亏损超过74亿元人民币。其中仅在7-9月三个月内亏损就达到4.26亿美元,合计超过28亿元人民币。

而根据公告,同为处在“烧钱”阶段的创新生物药企的君实生物上半年净亏损为5.98亿元人民币,信达生物、康方生物和百奥泰分别亏损6.08亿元、5.32亿元和2.44亿元。上述4家生物药企半年的亏损总和都不及百济神州单季度的亏损。

百济神州的巨额亏损来源于其高得惊人的研发费用。

半年报显示,百济神州2020年上半年研发费用为5.9亿美元(38.84亿元),而同期君实生物、信达生物、康方生物和百奥泰的研发费用为7.09亿元、8.08亿元、2.41亿元和2.45亿元,4者研发支出总和甚至仅有百济神州的一半。

三季报显示,百济神州前3季度研发费用为9.39亿美元(61.81亿人民币),而同期国内“医药一哥”恒瑞医药2020年前三季度的研发费用也不过33.44亿元。

连年的巨额亏损和连“一哥”都望尘莫及的研发投入也曾经给百济神州惹来麻烦。

2019年9月5日,香港J Capital Research(美奇金)发布做空报告,直指百济神州虚构收入、研发支出畸高等。这份做空报告使得百济神州在两天之内蒸发超过80亿港元市值。

虽然百济神州在第一时间发布澄清公告表示,美奇金做空报告失实、毫无依据且具误导性指控,旨在对百济神州股价造成负面影响,从而满足做空机构的私利,报告中的指控为公然造假。还召开了投资人电话会议,对做空报告的相关指控做出澄清,但仍然难以解释百济神州研发支出远高于同行业其他企业的问题。

根据百济神州董事长欧雷强在去年9月9日投资人电话会议上引用的相关数据,2019年上半年百济神州拥有和恒瑞医药相同的三期临床试验数量。但财报显示,百济神州当时的研发支出为4.07亿美元,恒瑞医药去年上半年的研发支出为14.84亿元,百济神州的研发投入依然为恒瑞医药的近2倍。

深圳中金华创基金董事长龚涛11月17日对时代财经表示,“百济神州是一家全球性的商业化生物医药公司,致力于分子靶向药物和免疫肿瘤药物研发,因为公司采用多元化新型疗法药物管线所以研发费用一定比采用传统路线的同行要高。”

花钱容易赚钱难

百济神州的赚钱的速度能否支跟得上“烧钱”的速度?

据时代财经了解,截至目前,百济神州仅有两款上市销售的自主研发药物,分别是BTK抑制剂泽布替尼(商品名:百悦泽)和人源化IgG4抗PD-1单克隆抗体替雷利珠(商品名:百泽安)。

其中,泽布替尼分别获得NMPA国家药监局和美国FDA的批准,在中美两地上市销售。泽布替尼在美国主要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至少一项疗法的成年细胞淋巴瘤(MCL)患者,在中国则拥有两项适应症,除了上述的MCL以外,还获批用于治疗既往至少接受过一种疗法的成年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小淋巴细胞淋巴瘤(SLL)患者。

BTK抑制剂可以控制恶性B细胞的生长,从而阻击相关癌症。2013年,杨森制药(强生子公司)的伊布替尼获得FDA的批准,成为全球首个上市的BTK抑制剂,首次获批的适应症便为MCL的二线疗法。2016年,伊布替尼更是获批CLL/SLL的一线疗法,与泽布替尼的适应症完全重合,并且CLL/SLL的使用优先级还高于泽布替尼。

根据财报,2019年伊布替尼的全球销售额达到34.11亿美元,位列全球畅销药物TOP5。而截至9月30日,泽布替尼2020年前三季度销售额仅为1566万美元。百济神州想从有艾伯维和强生两大巨头庇护的伊布替尼口中抢食难度不小。

值得注意的是,泽布替尼目前已经被纳入优先评审的新适应症华氏巨球蛋白血症(WM)和在美国获得快速通道认定的边缘区淋巴瘤(MZL)也同样属于伊布替尼的适应症范畴。

而百济神州另一款实现商业化的产品替雷利珠单抗便是万众瞩目的PD-1单抗。虽然在4款国产PD-1中,替雷利珠的获批时间最晚。据了解,2019年12月替雷利珠获批用于治疗至少经过二线系统化疗的复发或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和局部晚期或转移性尿路上皮癌。患者。其真正实现商业化的时间在2020年3月初。但根据三季报,替雷利珠已经实现了4994万美元的收入,直追君实生物特瑞普利单抗2020年上半年销售额4.26亿元,占百济神州同期销售收入的42.43%,成为了百济神州新的销售支柱。

据了解,包括替雷利珠在内的5款PD-1单抗目前正面临医保谈判。去年信达生物的信迪利单抗率先通过医保谈判,价格从7838元/100mg降至2843元/100mg,降价幅度达63.7%。替雷利珠目前在国内的定价为10688元/100mg,倘若按照信迪利的降价幅度计算,进入医保目录后,替雷利珠的价格可能降至6808元/100mg。

替雷利珠大幅降价知否会影响百济神州业绩?凡德投资总经理陈尊德11月16日向时代财经表示,“这主要看降价后潜在的市场会被激发多少,如果量足够多,收入也许不会受影响。”

龚涛则认为,替雷利珠顺利进入医保后的销售,可以参考信达生物PD-1产品的销售量。据了解,2019年,信迪利单抗销售收入为10.16亿元,2020年上半年销售收入为9.21亿元。龚涛预测,“替雷利珠进入医保可能会让百济神州每年获得15亿元人民币左右的销售收入,这会让百济业绩大增,盈利有望。”

针对替雷利珠的医保谈判工作进展、进入医保目录是否会影响公司业绩等问题,11月16日时代财经多次致电百济神州,并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