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保险 > 正文

跟谁学撑不住了?新一轮做空将出现?

跟谁学撑不住了?

10月21日,跟谁学股价突然异动,股价暴跌30.80%,报收71.23美元/股,市值一夜蒸发500亿人民币。

降势仍在继续,今日收盘,跟谁学继续下跌2%,股价创三个月来新低。

对于巨幅波动,跟谁学尚未给出回应,坊间猜测纷纷。

面对12次做空,跟谁学像特斯拉一样强势暴涨,可种种迹象表明,跟谁学可能不是在线教育的“特斯拉”,稀缺性正在受到挑战。

瑞信最新评级“减持”,新一轮做空将出现?

瑞士信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Credit Suisse AG) (以下简称为“瑞信”)发布研报《跟谁学—在日益激烈的竞争中失去上升势头以及夏季商业推广的失误》。研报中,瑞信分析师Alex Xie将跟谁学评级从“中性”下调为“减持”,目标价也由85美元下调至71美元。

该分析师指出,由于竞争变得更加激烈,以及跟谁学在夏季促销活动中犯下的“错误”,这家教育软件开发商正在失去动力。报告指出,“许多家长选择轮流上促销课程”,而没有实际支付整个夏天的费用。”其由此预计,该公司错误地将重点放在正常价格的夏季项目上,夏季促销活动中的转化率将创下纪录低点,而这也或将为跟谁学第三财季的利润率带来较大影响。

与目前多家看空、质疑不断的处境相比,此前的跟谁学可是赚足了风头。2014年,陈向东离开新东方创立跟谁学,通过直播+辅导的双师模式提供各阶段教育课程;2015年3月,跟谁学宣布A轮融资5000万美元,刷新了中国创业公司A轮融资纪录;2019年6月,仅仅一轮融资的跟谁学就登陆纽交所,成为首家盈利的K12在线教育机构。

上市之后,跟谁学的股价一路攀升,从上市的发行价10.5美元,飙升到最高的140美元,市值高达300亿美元,一度超过新东方,成为市值上仅次于好未来、排名第二的教育公司。

另据其财报显示,2019年跟谁学毛利率高达75%,远高于K12教育行业其他机构。亮眼的业绩、巨大的盈利差距,跟谁学业绩上涨幅度和速度引来了资本市场的不信任,面对着可观的获益空间,做空机构们不约而同地盯上了跟谁学。

今年开年以来,跟谁学陆续遭遇灰熊、香橼、天蝎、浑水等多家机构共12次做空围剿,其中香橼资本就做空4次,天蝎创投做空4次,浑水与灰熊均做空2次。

2月25日,做空机构灰熊发布了第一份针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称跟谁学有夸大财务数据、刷单等嫌疑。4月14日,跟谁学再度遭遇做空,知名做空机构香橼称其虚构70%营收;5月1日凌晨,香橼再次发出针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其中披露跟谁学2019年注册用户中有40%是假的。随后的5月、6月,针对跟谁学的报告不断出现。

6月3日,做空机构灰熊发布针对跟谁学的第二份做空报告,称跟谁学的学生人数和收入被夸大约900%。然而截至6月3日美股收盘,跟谁学以36.97美元/股报收,大涨13.37%。

6月17日跟谁学遭遇第十次做空,天蝎创投发布报告称,跟谁学质疑存在增值税造假情况。但一直到6月19日,跟谁学股价再次创历史新高。

8月7日,知名做空机构香橼发布消息称,跟谁学存在证券欺诈。

面对不断的做空,跟谁学股价却逆势拉涨。8月6日收盘,跟谁学股价上涨至131.27美元/股,较2020年1月1日收盘时的21.86美元/股,仅半年多时间就涨超4倍。股价疯长同时,风险不断积聚。

9月2日,跟谁学在Q2财报中自曝SEC介入调查。跟谁学称,在一系列做空报告于今年2月到7月间发布之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执法部请其协助提供从2017年1月1日起的部分财务及运营数据。公司目前正在积极配合该问询。

尽管SEC介入导致跟谁学的股价有所下降,但由于截至2020年Q2,跟谁学已经连续9个季度实现规模化盈利,因而在经历短暂暴跌后,跟谁学又慢慢涨了回来。

由盈转亏,跟谁学已失去遮羞布?

此次股价突然大跌,创造了上市以来单日最大跌幅,相比于SEC调查,这次暴跌来得突然且没有清晰缘由。

有猜测都直指跟谁学的最大“卖点”——业绩。可能与三季度业绩不及预期所致,而瑞信最新披露的研报似乎给这种猜测增加了可信度。

在跟谁学2020财年Q2财报中,已经能发现一些端倪。

与绝大多数教育机构相比,跟谁学在很多业绩指标上的表现都可称得上亮眼。第二季度,跟谁学共实现营收16.50亿元,同比增长366.6%;现金收入为24.01亿元,同比增长300.6%。

与此同时,跟谁学的付费学员数据表现也比较亮眼。其从今年开始使用“正价课付费人次”,取代之前的“付费人次”。第二季度,跟谁学共招收156.7万正价课付费总人次,同比增长了331.7%;其中K12正价课付费人次增加366%,再创新高。

但利润方面,跟谁学却收获了上市以来的第一次运营亏损。第二季度,跟谁学运营亏损1.61亿元,而去年同期则实现营业利润1620万元;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的运营亏损为1.07亿元,去年同期则盈利3110万元。

突然的盈转亏,似乎已经将跟谁学再度置于风口浪尖。而对于第三季度业绩的信心不足,也加剧了资本市场对于跟谁学未来发展的质疑。在此次财报中,跟谁学预计第三季度营收将在19.36亿元至19.66亿元之间,增幅将在247.6%至253.0%之间,增速已经出现明显的下滑。

对于利润的下滑,跟谁学解释称,主要原因是销售和营销活动投入增加,以扩大销量并增强品牌认知度。从费用指标看,跟谁学在营销上的投入力度的确非常大。二季度,其营业费用为14.05亿元,销售费用由去年同期的1.69亿元暴增613%至12.05亿元。

大环境上,跟谁学正在面临更强有力的竞争者,由于疫情期间用户市场得到了大规模教育,在线教育趋于火热,赛道竞争愈发剧烈,资本马太效应也催生出了新的有力竞争者。10月22日,猿辅导宣布已完成G1和G2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腾讯公司、高瓴资本、IDG资本、中信产业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淡马锡等基金参与了上述融资。融资完成后,猿辅导估值达到155亿美元。

内部获客成本高企,营销投入暴增;外部,新兴的在线教育机构竞争压力巨大。在新晋黑马与百战老将的双重压力下,在线教育寒假招生流量大战也将打响。已初现疲势的跟谁学,能否有充足的火力迎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