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保险 > 正文

从老三板到新三板 注册制实施是革命性的

进入资本市场25年,他,是我国资本市场早期建设的参与者和高速发展的见证者。如今他年近八旬“退而不休”,依旧活跃在资本市场,为发展建言献策。他就是姚万义,曾任中国证监会北京证监局副局长、巡视员、北京证券业协会原理事长等职务。

2020年岁末,姚万义接受了《证券日报》记者专访。初见时,记者感觉他看起来完全不似一位年近80岁的老者,精神矍铄,说话铿锵有力。当大家尊称他为“姚老”时,他连声推脱,并且打趣道:“‘江湖上’老朋友们还喊我‘局长’。在资本市场,我还是‘新人’,要继续学习,请叫我‘姚大哥’。”

见证资本市场建立、发展、壮大

“能够陪伴、见证资本市场的建立、发展、壮大,本身就是一种幸运。”姚万义感慨万千,“正是因为深度的参与,我不断学习,加深了对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建设,对高效的监管体系建设以及对服务实体经济等方面的认识。”

在中国资本市场30年历程中,姚万义认为,证券市场的“起步”是非常值得回顾的话题。资本市场建立之初,关于走什么路的问题始终伴有“姓社姓资”的争论,直到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果敢又坚决的一锤定音,才结束了这种争论。这对中国资本市场建设而言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姚万义慢慢回忆说:“我国资本市场建立初期,设置了国有股和法人股,但在当时不允许流通,所以当时的股权是割裂或是不完整的,而且对未来股市的发展是有很大阻力的。直到2005年前后,经过各方面建议、讨论,股权分置改革全面铺开,中国资本市场起步阶段得以完成,这是中国股市了不起的大事件。此后,上交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创新驱动、科技助力,在这关键时刻,资本市场改革再次向前进了一大步。”

在采访过程中,回顾资本市场过去30年的峥嵘岁月,姚万义说得最多的就是“借鉴、探索、学习”。

姚万义回忆道:“吉姆·罗杰斯(美国投资家和金融学家)的《玩赚地球》这本书深深震撼了我,要知道,当时我们还处在资本市场建设的初期阶段,以这样崭新的形式解读国际经济,是不敢想的。”这本书讲述的是吉姆·罗杰斯的环球投资之旅。1999年,吉姆·罗杰斯进行了第二次环球投资旅游,他通过旅行,通过阅读历史和哲学来形成自己的投资理念。

姚万义极力促成更多的优秀投资理念进入中国资本市场。“当时,一个叫范盱阳的学生,他翻译了吉姆·罗杰斯的这本书。此后,范盱阳想要邀请吉姆·罗杰斯来中国。在与我接触之后,经过多番努力,2004年,我们将吉姆·罗杰斯邀请来中国,他给广大的投资者讲述了投资理念、如何抓住投资机遇,在当时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从老三板到新三板

即便退休多年,姚万义依旧关心资本市场发展,新三板市场是他一直以来重点关注的领域之一。

据姚万义回忆:“1997年,当时正处于亚洲金融风暴时期,接上级通知,决定清理两个法人股交易系统STAQ和NET系统。1998年,我再接上级通知,考虑到法人股交易也是构成资本市场建设中股份制改革很重要的一部分。所以,当时我联系中关村管委会领导,想让中关村产权交易中心接手,但有两点要求,第一条是不能细分,第二条是不能够竞价连续交易。”

姚万义说,2001年,当时6家券商建立券商股份代办转让系统,也就是“老三板”。发展到2006年,中关村科技园区非上市股份公司进入代办股份系统进行转让试点。此后直到2012年,经国务院批准,决定扩大非上市股份公司股份转让试点,首批扩大试点新增上海张江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武汉东湖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和天津滨海高新区。2013年12月31日起股转系统面向全国接收企业挂牌申请。

姚万义也常为新三板的发展建言献策:“新三板不仅要推出精选层,还要逐步提高发行质量,增加制度供给,改变交易制度,同时也要在降低门槛、加强监管等方面努力。另外,很多人需要对新三板所发生的根本性变化和一系列改革认真学习,跟上形势。”

注册制实施是革命性的

而立之年的中国资本市场,迎来了一系列改革措施。注册制改革是其中的核心之一。谈到注册制改革,姚万义饱含激情地说:“注册制才刚刚起步,代表着市场化改革的新阶段,注册制的实施是具有革命性的。”

他认为,在注册制实施的过程当中,要遵循‘三化’,即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同时,姚万义指出:第一,要加大注册制的宣传,发行的市场化,退市的市场化,以及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公开、透明、及时、完整、准确,这是注册制的核心和灵魂。第二,在上市公司违法行为及弄虚作假方面,必须加大执法、惩治力度。市场化的核心问题是防止造假,防止证券发行中的欺诈行为,或内幕交易等。第三,要加强对广大投资者的保护力度,这是在实施注册制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第四,敬畏风险,各个方面都要加大对资本市场中风险的控制与防范。同时投资者教育工作要进一步加强。

回顾资本市场30年历程,姚万义认为,有很多宝贵的经验值得传承。“当前正值资本市场建立30周年之际,我们要抱着虚心学习和借鉴的态度向国际市场吸纳有益的经验。随着资本市场建设的不断推进,法律、法规的建设始终摆在重要的日程之上,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也是契约经济,必须要有完善的法律、法规来保护,这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同时,我们要在国际化的大环境中坚持‘走出去’,这是国家从资本大国变成资本强国的必由之路。或许这条路要走30年到50年,比如说美国的证券市场,投资者结构优化用了将近70年的时间,所以说我们要想投资者机构化,首先资本市场的市场化需要发展得非常充分。”

对资本市场的未来,姚万义信心满满:“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至今才走过30年,注册制的实施也才刚刚起步。我们的市场目前还有待进一步完善,并且具备较大的成长性。随着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在‘两个一百年’实现中国梦奋斗目标的过程中,我们一定能实现从资本大国到资本强国的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