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保险 > 正文

力争到2025年 前5位钢铁企业产业集中度达到40%

“如果我们前10位钢铁企业产业集中度能达到60%,未来跟铁矿石巨头谈判时,就能增强我们的谈判能力。”1月5日,国内一家钢铁企业高管对《证券日报》记者说,此轮铁矿石价格上涨已偏离了需求的基本面,有炒作的成分,目前短期看铁矿石价格还是偏高。

铁矿石价格持续上涨之下,近日,工信部发布《关于推动钢铁工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提出,力争到2025年,钢铁工业基本形成产业布局合理、技术装备先进、质量品牌突出、智能化水平高、全球竞争力强、绿色低碳可持续的发展格局。要打造若干家世界超大型钢铁企业集团以及专业化一流企业,力争前5位钢铁企业产业集中度达到40%,前10位钢铁企业产业集中度达到60%。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2020年12月以来,铁矿石普氏指数连续大幅上涨,并在2020年12月21日达到176.9美元/吨的峰值,较2020年内最低点79.8美元/吨上涨121.7%。截至2021年1月5日,铁矿石普氏指数为167.15美元/吨,当日涨幅1.61%。

存在资源短板

超80%铁矿石依赖进口

“即使目前铁矿石供应偏紧,全球钢企复工复产率在提升,需求提升带来供需紧张,但铁矿石价格在短期内这么大的涨幅,是偏离了基本面的,存在一定的资本炒作。”谈及此轮铁矿石价格上涨,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王国清告诉《证券日报》记者,要预防这种情况就需要提升资源保障能力。目前我国铁矿石的对外依存度超过了80%,主要依赖进口,铁矿石定价权掌握在国外四大巨头手中。在铁矿石资源方面,我国确实存在短板,国产矿品质较差,整体不具有优势。但作为核心资源,仍然需要把短板补上来,在关键时刻才能稳定市场,对市场起到补充作用。

《指导意见》中指出,在资源保障方面,推动产业链、供应链多元化,铁、锰、铬等矿石资源保障能力显著增强,其中铁金属国内自给率达到45%以上,国内年产废钢资源量达到3亿吨,打造1-2个具有全球影响力和市场竞争力的海外权益铁矿山,海外权益铁矿占进口矿比重超过20%。

具体来看,包括充分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建立多元化、多渠道、多方式稳定可靠的原料供应基地,为我国钢铁工业持续健康发展提供有力支撑。同时,鼓励钢铁、交通、能源、金融等领域的优势企业组成联合体,加快推动西非、西澳等境外特大型铁矿项目建设,加强与俄罗斯、缅甸、哈萨克斯坦、蒙古等邻国铁矿石资源合作。推进东南亚、中亚、非洲等合金及合金矿资源开发和利用,尽快形成有效供给能力。推进铁矿石联合采购,增强铁矿石定价话语权,研究建立更加公开、公正、透明的铁矿石定价体系等。

“我国在进口铁矿石方面面临话语权缺失的问题,我国钢企多是分散采购,在与四大矿山巨头采购时议价能力较弱,需要提升产业集中度。此外,我们要不断培育海外的权益矿,通过投资或合资开矿,这样在定价权或资源保障方面有利于我国钢企。”王国清表示。

前述钢企内部人士也对《证券日报》记者说,我国铁矿石的需求量较大,而国内矿山开采成本高,品位也低,中国对国外铁矿石的资源依存度在80%-85%之间。而铁矿石四大巨头资源高度集中,资源掌控能力强,在资源供应方面掌握着定价权。如果我国前10位钢铁企业产业集中度能达到60%,未来跟铁矿石巨头谈判时,就能增强我们的谈判能力。

该人士告诉记者,目前我国钢企拥有的海外矿山权益矿比例仍然偏少,钢企的海外布局仍然不够。“欧美一些国家,比如巴西、澳大利亚,以及印度等国的矿山很难进去,他们出于政治或者商业上的考虑,不愿意中国钢企入股。目前钢企获得海外权益矿的成本较高,中国钢企仍然需要努力,找好合作伙伴,看好机会。”该人士表示。

钢铁企业兼并重组数量

将大幅提升

王国清告诉记者,钢铁行业一直在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十三五”末期,钢铁行业兼并重组已开局,到“十四五”时期,钢铁业兼并重组的规模和数量一定会大幅提升。“根据我们的测算,2019年钢铁业的集中度大约在36.6%。从行业来说,如果长期集中度比较散,行业容易出现无序竞争,在铁矿石进口方面也容易面临话语权的缺失问题。此外,目前单纯靠企业自身增加产能的方式来达到规模化已经很难,需要依靠兼并重组的方式把企业的规模效应突出出来。”王国清表示。

2020年,以中国宝武集团为代表的钢铁企业推进大规模的兼并重组,宝武集团成为太钢股东、正式入主重钢、出资持有西藏矿业股权等,打造亿吨钢铁集团;敬业集团正式接管广东泰都钢铁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建龙集团托管经营海威钢铁、投资10.4亿元重整哈轴集团3家公司等。

在前述钢铁企业业内人士看来,钢铁企业的兼并重组有利于提升行业的集中度,但实施时应既要有政策引导,又要有市场化的原则。“目前来看,国有企业中,除了宝武钢铁影响力较大,其他国有钢企动作不多。这其中涉及到跨省整合、以及民企与国企之间的利益博弈。”

王国清也认为,钢铁企业之间的兼并重组不能是简单的“拉郎配”,而应该是企业间的优势互补,发挥协同效应,各个环节要发挥出更大的资源聚集,优化配置、高效运营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