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保险 > 正文

共享电单车平台积极配合清退 多方建言促进行业规范发展

“共享电单车清退后,人行道宽敞多了,之前这里被挤到只剩下一人通过的空间,两个人并排走都不行。”1月7日,在长沙某地铁站口郭女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说道。

清退后地铁口仅剩下零星几辆有牌共享电单车

从无序扩张到有序停放,长沙的共享电单车企业经历了一个多月的阵痛期。去年11月下旬,湖南省长沙市交通运输局等三部门集中约谈了6家共享电单车企业,要求清退无牌共享电单车。截至目前,长沙已清退了无牌共享电单车共计40万辆。

在清退的过程中,多家共享电单车均积极予以配合,并呼吁尽快出台相关政策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中央财经大学数字经济融合创新发展中心主任陈端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共享电单车对于解决中距离便捷出行问题有积极价值,但由于使用电力续航、结构更复杂而且骑行速度更快,其在安全性等方面隐患更多,强化牌照管理避免大规模无序投放的电单车,既是对市民安全系数的提升也是对资本无序扩张的叫停。”

共享电单车平台积极配合清退

2020年11月23日,长沙市多部门集中约谈小遛共享、喵走、哈啰出行、青桔、美团、喜宝达6家共享电单车企业,要求上述企业即日起清理回收无牌照电动自行车。

约谈会后,各共享电单车企业迅速响应,积极配合清退旗下无牌电单车。哈啰出行湖南区域相关负责人张振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哈啰出行电单车在长沙的回收工作已完成,车辆正在仓库检修保养,待相关政策出台后按规定上牌投放。”

美团单车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美团电单车已完成路面无牌电单车的回收减量任务,回收车辆约10万辆。对于长沙回收的车辆,我们根据长沙市政府部署对未上牌车辆进行回收入库,并有专人24小时进行车辆管理,确保车辆资产安全。”

另据湖南本地媒体报道,青桔在长沙已回收及转移5万辆共享单车和助力车,小遛共享、喵走、喜宝达等企业也已在规定时间内清退旗下无牌共享电单车。截至目前,长沙共计清退40万辆共享电单车。

据了解,后续将按照长沙市政府审定的投放机制,核定城区电动自行车规模总量后实施配额管理。各共享电单车企业应当严格按照核定配额投放,其中所投放的共享电单车应到市公安部门办理登记安装号牌,并进行编码或号牌管理。

“盲目追求车辆数的运营方式是不可持续的,对市场和城市治理都会产生负面作用,市场终究会回归理性,哈啰也希望通过主动减量来加快这一进程。”张振说道。

多方建言促进行业规范发展

据长沙市城管局披露的数据,2020年长沙共享电单车数量一度达到46万辆,而2019年底,长沙的共享电单车还不足10万辆。另据艾媒咨询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共享电单车数量约100万辆,2020年这一数字达到250万辆,同比增长1.5倍。

事实上,在共享单车野蛮生长中存活下来的哈啰出行早意识到了行业无序扩张的危害,并呼吁行业规范早日出台。张振表示:“从2018年助力车业务进入长沙开始,哈啰就一直希望政府部门出台相关管理规定,规范行业发展。其一是为了让业务在当地合规,这是企业生存的根本;其二是哈啰经历过单车大战,明白其中利害关系,不能再重演。”

张振认为,智能化精细化的城市管理,不是“单向度”的,而是“多向度”的,需要激活社会共治力。不仅需要借鉴市场、企业的先进技术,也要让市场、企业、市民深度参与并承担社会责任。在这个大背景下,新时代的共享两轮出行行业,企业、政府的角色都发生着蜕变。

从企业层面而言,美团上述负责人认为,坐拥互联网数据资源优势的共享电单车平台应积极发挥自身的大数据优势,赋能行业规范发展。“未来美团将开放骑行大数据助力长沙主管部门精准管理并制定符合长沙骑行特色的投放运营策略,加强线上指导和线下调度推动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从政府层面而言,张振建议,一是将共享两轮出行纳入公共交通成为其重要组成部分,构建多元化城市交通出行体系,二是深化“放管服”改革,推动技术创新与制度创新产生良性互动、化学反应,通过政策引导市民、企业、政府三方共治,更好地发挥企业市场主体作用。

此外,陈端还建议,政府在制定出台相关行业政策时应强化前瞻性引领和政策稳定性,尽可能降低无谓的创新试错成本,保护企业的创新积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