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保险 > 正文

2021年将提高建制村快递服务通达率

1月14日,国家邮政局召开一季度例行新闻发布会。2021年,邮政快递业将在快递下乡、末端投递、人员建设和行业监管等方面持续提升行业服务质量水平。在末端投递方面,智能快递箱投递率要达到10%以上,快递公共服务站数量达到11.5万个。

国家邮政局新闻发言人、办公室副主任侯延波表示,在快递下乡方面,2021年将提高建制村快递服务通达率,东部地区基本实现快递服务直投到村,中、西部地区分别达到80%和60%;新增政务便民网点1000个,巩固提升建制村直接通邮成果,西部地区建制村周三班以上投递比率超过95%。

而在末端快递投递上,将进一步提升末端投递服务水平,智能快递箱投递率达到10%以上,快递公共服务站数量达到11.5万个,以老旧小区改造为契机,加快推进智能快件箱(信包箱)、快递公共服务站等末端设施建设。

自2020年以来,快递行业发展迅速,快递量屡创新高。按照国家邮政局披露的数据,2020年预计完成快递业务量和业务收入分别为830亿件和8750亿元。

随着快递量不断增加,快递物流企业不断发力下沉市场。

2020年4月,国家邮政局印发了《快递进村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明确了到2022年底,我国农村快递服务深度显著增强,县、乡、村快递物流体系逐步建立,城乡之间流通渠道基本畅通,农村综合物流服务供给力度明显加大,符合条件的建制村基本实现“村村通快递”的目标。

同日,中国快递协会联合邮政EMS、顺丰速运、中通快递、菜鸟网络、阿里巴巴、京东集团等13家快递物流和电商企业共同发出倡议,表示将积极响应和落实《行动方案》,同心协力推进“快递进村”。

值得一提的是,为落实国家邮政局“两进一出”工程,助力“快递下乡”,切实解决边远农村地区群众收件难的问题。近日,北京市邮政管理局在已实现建制村“村村通邮”“村村通快递”的基础上,积极推进“邮快合作”,推动主要品牌快递企业通过“邮快合作”下乡进村。

在此背景下,快递企业末端建设提速势在必行。

中通快递有关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公司从2018年底开始大力发展末端,截至去年三季度,共计建设约65000个末端站点,另外还铺设了8500个快递柜,提升了末端揽派效能,缓解了派送端因业务量增长带来的人力不足。未来中通会继续加大末端站点、自提柜的投放,我们的网络会深化扁平化管理,直链末端,同时用科技赋能网点,提高网点精细化管理的水平”。

与此同时,顺丰、邮政、京东等都在加速末端建设和布局。除了各自发力,快递企业也在通过资源共享和合作的方式在下沉市场布局。

2020年12月29日,菜鸟裹裹宣布,与中国邮政速递物流达成战略合作,共建5万个寄件点,打造寄快递便民网络。据了解,目前双方已合作2万多个站点,覆盖29个省份、326个城市,未来会在县乡、中西部地区加大密度,新增超过3万寄件点。

2020年12月22日,德邦与韵达签订补充协议。内容显示,韵达将向德邦开放末端网点如韵达快递超市的系统接口,结合渠道覆盖需求将末端网点进行互通。

事实上,对于市场前景广阔又颇为复杂的下沉市场来说,快递企业之间“抱团取暖”的方式可进一步降低成本。不得不提的是,2020年,为了不断抢占市场,快递企业之间的价格战越演愈烈,快递单价屡创新低。

“对末端来讲,从最后一公里、500米、300米到100米,尤其是在广大不发达区域,最好采用联盟机制或者协同合作机制,大家联手行动是更好的。”贯铄企业CEO、快递物流专家赵小敏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这样效率更高,成本更低,服务也更好。这其中最大挑战就是利益分割问题,如果这个问题想好,后边操作起来也没那么复杂。现在县域经济发展成为重点,对物流企业来水是比较好的机会。但是要避免重复建设,要利用原来更好的资源,比如供销合作社,中国邮政以及公共交通服务的资源,各方面要联合起来。

上述中通人士也提到,末端共配实现了区域性多品牌快递的共同派送,具备末端降本增效的功能,他们的存在也可以为乡镇中小企业、农副产品上行提供解决方案,有助于提升乡镇及农村的覆盖率。但其还认为,目前共配合作模式还不成熟,还在前期摸索阶段,更适合在末端网点建设不足的特定区域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