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房产 > 正文

董事长涉嫌职务违法 燕京啤酒前路如何?

步入四十不惑之年,燕京啤酒却格外迷惘。

近日,饱受业绩持续低迷、高端发展掉队困扰的同时,燕京啤酒董事长也因涉嫌职务违法,被有关部门立案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作为曾经的啤酒老大哥,燕京啤酒尚能饭否?

董事长涉嫌职务违法

10月8日,燕京啤酒(000729.SZ)对外披露,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赵晓东因涉嫌职务违法,被有关部门立案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不能正常履职。其职位由副董事长、常务副总经理谢广军暂代。

此时距离赵晓东连任董事长一职,不过20天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9月25日,由中国酒业协会主办的2020中国啤酒T5峰会中,华润雪花、青岛啤酒、百威亚太、嘉士伯中国区均由一把手出席,燕京啤酒则是由副董事长谢广军参会。

燕京啤酒方面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上述事件已经公开披露,也有专人负责进展,对公司日常经营管理并无影响。

赵晓东是老燕京人,今年48岁,1998年进入北京燕京啤酒集团公司,历任北京燕京啤酒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公司董事、副董事长、副总经理、总经理、董事长、党委书记等职位。

同时他也是燕京啤酒承上启下的关键人物。

2017年,执掌了燕京啤酒35年的灵魂人物李福成卸任董事长,由赵晓东接任。

同年10月,燕京啤酒进行改革试水,面向全球海内外市场公开选聘总经理岗位,市场化职业经理人,并宣布了对于新总经理的几项硬性要求,如需“具有研究生及以上学历”、“具有5年以上啤酒、饮料或其他快消行业管理经验,且具有3年以上大型企业高管经历”、“有本人主导的管理运营成功案例”等。

然而直至赵晓东事发,燕京啤酒的新任总经理一事尚无下文,该职位仍由赵晓东兼任。

因此也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蓝鲸财经记者感叹,燕京无人矣。

啤酒营销专家方刚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燕京啤酒近年团队老化,机制僵化,行动缓慢,企业发展内忧外患,而此次高管被立案调查,反而可能促成燕京啤酒浴火重生、不破不立的契机。

受上述消息影响,10月9日燕京啤酒收盘价为8.26元,微跌0.17%。

老大哥的掉队

公开资料显示,燕京啤酒成立于1980年,历经40年的发展。

1989年,燕京啤酒打破了国营烟酒公司计划经济的包销模式,建立了自己的销售网络,开拓市场化销售。不久之后,该品牌在北京市场的占有率达到85%,并在产销量上超越青岛啤酒,一时风光无两,成为国内啤酒五强之一,与华润雪花、青岛啤酒、百威英博、嘉士伯啤酒一起位列行业一线。

券商给出的研究报告认为,李福成带领的燕京啤酒能够在当时成就啤酒市场霸主地位,归结于市场意识、准确的产品定位、胡同战术奠定渠道优势、理性的价格策略和稳健的扩张策略这五大原因,也是这五大战略帮助燕京啤酒从创业期走向了壮大期。

2013年燕京啤酒步入巅峰,实现营收137亿元,净利润6.8亿元。只不过,辉煌之后,燕京啤酒近年却逐渐有“掉队”的迹象。

从近三年数据来看,2017年-2020年上半年,燕京啤酒营收增长率分别为-3.26%、1.32%、1.1%、-13.88%,低于同期青岛啤酒的0.65%、1.13%、5.3%、-5.27%和华润啤酒的3.66%、7.18%、4.15%、-7.5%。2017年-2020年上半年,燕京啤酒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48.3%、11.47%、27.76%、-47.46%,同样低于同期青岛啤酒的21.04%、12.6%、30.23%、13.77%和华润啤酒的86.8%、-16.85%、34.29%、11.12%。

因疫情影响,2020年上半年燕京啤酒营收净利跌幅再次扩大。今年上半年,燕京啤酒实现营业收入55亿元,同比下滑14%,实现净利润2.7亿元,同比下滑47%。

因此也有业内人士评价燕京啤酒,“起步早,跑得快,后劲不足。

方刚则更直接的表示,燕京啤酒近年的表现连续下滑,毫无亮点。

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啤酒企业此前大多在跑马圈地、疯狂扩张,借此壮大自身实力,而燕京啤酒在并购金威失败,后者被华润收入囊中占领长三角市场后并没有在资本市场进行大的整合和并购,仅是偏安一隅,其核心市场仍然是北京、天津、两广、内蒙等地,从产业面来看,布局狭窄,开工力度不足,以致拖累利润。

高端化储备不足

燕京啤酒之所以从“老大哥”逐渐掉出一线队伍,燕京啤酒的高端化储备不足是被业内最为诟病的一点。

此前,燕京啤酒的产品结构,普通酒以清爽为代表、中档酒以鲜啤为代表、高档酒以纯生为代表、个性化产品以原浆白啤为代表。

直到近年,才连续推出燕京白啤、燕京U8、燕京八景文创产品、冬奥定制款产品、漓泉1998等产品。同时,为了增加年轻消费者粘性、触达目标消费群体,今年5月,燕京啤酒签约王一博为品牌代言人。

以上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蓝鲸产经记者,近年来啤酒行业生产和销售成本不断上扬,企业必须以价格提升来抵消成本的上涨,17年开始燕京啤酒发展掉队,其主要原因在于高端产品缺失,没有跟上整个行业产品升级的节奏。燕京啤酒目前只有白啤一款产品勉强称为高端产品,还不是核心产品,高端储备严重不足,再加上精酿啤酒和进口啤酒的冲击,其高端化转变严重落后。

除此之外,有分析认为,燕京啤酒的衰落是由于纯国企体制弊端的束缚。

朱丹蓬认为,举例来说,燕京啤酒对于各个基地总经理的考核不是以市场、产品、业绩或者渠道,而是以利润为导向,没有利润就可能要下岗,这让燕京处于被动的地位,所表现出来的执行力保守、营销策略变化慢。包括高端产品线,没有钱或者是不敢去打造,这是让燕京落后于其它啤酒巨头的核心原因。

“燕京啤酒作为国企体制,其部管理梯队、抗风险能力以及整个内控体系都很完善,所以此次董事长被立案调查对于燕京啤酒影响不大。但是按照目前燕京的体制机制和KPI的考核模式,即使通过全球公开选聘,也很难找到合适的高管。因为啤酒是属于高度发展高度竞争的行业,对于资源资金的要求很高,而燕京啤酒目前的情况根本无法匹配整个竞争态势和市场发育趋势。”朱丹蓬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