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房产 > 正文

汽车产业已全面进入软件定义时代

1月16日,第七届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2021)会议在云端举行,围绕新发展格局与汽车产业变革”主题,邀请政府有关部门和汽车、能源、交通、城市、通讯等领域的行业机构和领先企业代表,就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下的汽车产业发展战略与政策深度研讨。

会议现场,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肖亚庆发表精彩演讲。肖亚庆表示,过去一年,我们经受住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推动汽车产业逆势而上,在规模和质量上都交出了亮丽的答卷。中国品牌在中高端市场站稳了脚跟,占比超过了50%,部分企业产品实现了批量外销。展望未来,如何优化产业布局,如何更好的保持供应链畅通,成为全行业必须回答的关键问题,也是未来15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能否再上新台阶的关键所在。

为此,肖亚庆称将以技术强、产业强、设施强引领全球汽车产业电动化进程,重点做好五方面工作。首先是实施强链补链行动。围绕补短板、锻长板,编制行动方案,贯通技术攻关、平台支撑、示范应用三个环节。其次,要加快核心技术攻关。围绕降低成本、提高安全及全气候适用等问题,发挥动力电池、智能网联汽车等制造业创新中心作用。三是加大推广应用力度。推动提升公共领域车辆电动化水平,开展新一轮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四是围绕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要求,研究制定汽车产业实施技术路线图,深化放管服改革,有序开放代工生产。最后是深化高水平开放合作。要加强与各国和各方的开放合作,加快标准国际化,形成开放性的产业发展的新格局。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谈到过去一年的汽车市场的表现,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林念修同样给与了高度的肯定评价。林念修表示,汽车产业作为我国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这一年里也同样经历了不同寻常的发展历程,面对前所未有的困难形势和严峻考验,广大汽车企业迎难而上、奋勇拼搏。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中国汽车产业率先止跌回升、走出低谷,取得了好于预期的业绩。

林念修认为,汽车产业在国民经济中具有重要的战略作用,推动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意义重大。为此,我国汽车产业发展要坚持创新引领、深化改革开放、用好强大国内市场,充分发挥企业市场主体作用,加快电动化、智能化战略转型,提升品牌化、国际化发展水平。

作为国内在传统车领域与新能源汽车领域均颇多建树的杰出代表,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表示,新发展格局给汽车产业带来全新变革要求,应以创新变革推动智联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并建议发展新能源车应立足市场实际,坚持多能源结构、分步走的方针,此外,应加快培育自主“明星”ICT和汽车企业,尽早补强“卡脖子”技术短板,确保产业链安全。

曾庆洪表示,未来10年,是汽车产业变革发展最关键的10年。在聚焦智能网联和新能源两大核心领域的过程中,广汽集团将坚定不移推动创新变革,加大技术创新投入,加速向科技型企业转型。

作为国内新能源汽车领军企业代表,比亚迪董事长兼总裁王传福应邀出席大会并发表主旨演讲,并提出,“要加强行业安全标准体系建设,涉及安全的动力电池,需要做得更谨慎一些。”

王传福表示,我国正处于从“传统车大国”迈向“电动车强国”的关键期,特别是未来3到5年极其关键。新能源汽车行业在快速发展中暴露了一些安全问题。因此,王传福特别提到了关于动力电池安全性的问题。

“我们建议乘用车参照商用车,建立一套更高的安全标准。特别是在新能源汽车发展初期,涉及安全的动力电池,需要做得更谨慎一些。”王传福表示,要牢牢守住安全底线,共同推动行业向前发展。

“随着近年来电动车的电池、电机、电控等技术越来越成熟,在加速、噪音、能耗、维修便利性、智能化和全生命周期成本等方面已全面超越了燃油车,电动车全面替代燃油车的时机已成熟。”王传福表示,2020年,站在第二个十年发展新起点,在市场、政策和企业共同推动下,相信我国新能源汽车行业将会重新驶入高增长的快车道。

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通过云端连线的方式参与了论坛讨论。他表示,新能源汽车发展还面临众多的挑战,需要我们行业和政府来共同努力加以解决。如“在2020年,长安汽车集团因双积分政策造成的单车利润减少约4000元。”

此外,朱华荣还表示,不只是长安汽车,2020年六大汽车集团都受到新的双积分政策影响,产生的双积分均为负值,且由于新能源积分价格不断水涨船高,车企因此出现增亏的普遍现象。事实上,此前几大汽车集团的领袖鲜有相关言论曝出,而朱华荣的演讲也让双积分政策所产生的影响一下子被推到台前。

在2020年初,能源与交通创新中心(iCET)曾经预测,全年纯电动汽车的单车积分约为4.4分/辆。也就是说,假若2020年传统能源乘用车产量与2019年持平,理论上生产48万辆和55万辆新能源乘用车就可满足2019年和2020年NEV积分合规要求。而在2020年,新能源汽车的销量达到136.7万辆,产生了足够的正积分,但是,由于传统燃油车的油耗很难达标,各大车企在双积分上仍出现了负值。

对此,朱华荣建议。构建积分池,解决双积分的问题,平抑价格波动,稳定产业各方的经营预期。此外,在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的同时,也要同步发展清洁能源。研究电动汽车作为大型的能源储能单元的调峰作用,优化社会资源的配置。最后,各地方政府与国家战略规划要保持一致,有序的规划新能源车辆的比例及提升路径,指导企业有计划的实施产品和产能的规划,减少社会资源的浪费。

“随着智能网联技术的蓬勃发展,汽车产业已全面进入软件定义时代,汽车产品的功能、体验和商业模式正在被全面颠覆。同时,家庭第二辆车、公共运营车辆、高端汽车等领域,新能源汽车都有着强劲的用户需求。无论是从国家战略的要求、行业和技术的趋势,还是用户需求,都决定了新能源汽车就是传统汽车的颠覆者。”朱华荣称。

对此,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王晓秋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王晓秋认为,新能源车的“极致”应该是通过赋予新的内涵让用户感到“极为别致”,而不是用传统思路,和燃油车比生命周期成本、比续航里程,把传统的性能指标做到极致。“特别是当互联网企业喊着‘降维打击’跨界呼啸而来的时候,我们汽车企业更需要‘升维思考’,跳脱传统的竞争维度,打造新的极致体验。”王晓秋称。

不久前的1月13号,上汽高端智能电动车品牌智己汽车,在上海、北美CES线上全球同步发布了首款C级运动轿跑车型和B级跨界SUV,这个新品牌的目标是要通过打造极为别致的用户体验,创造新的用户需求。

王晓秋表示,目前中国新能源汽车的保有量大约500万辆,如果和中国超过4亿的汽车驾驶人相比,新能源车的普及率刚过1%,市场潜力足够巨大。“新能源车未来发展的着眼点不应该只是去做燃油车的替代品,而是要在电动智能网联的基础上,让更多的新技术和创新模式融入进来,打造极为别致的用户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