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银行 > 正文

低价策略搅局网约车市场 缺乏先发优势如何瓜分市场?

在竞争对手滴滴被传将于今年赴港上市,嘀嗒出行也已于2020年10月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后,哈啰出行也加快了业务扩张的步伐。

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哈啰出行相继推出网约车项目“哈啰打车”;在安徽、山东等地拓展电动车门店网络;退出了社区团购业务,转而试水到店团购、金融、游戏等新业务。但这些领域无不是巨头林立,哈啰出行如何突围引发了不少争议。

哈啰出行副总裁、普惠用车事业部总经理江涛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有些业务是搭个便车,反正也能获得一些用户或者发展,但公司肯定需要一个引擎业务,上一个引擎是两轮,它带公司走上了一个台阶,再往上就需要一个新的引擎,不管是用户的规模、频次,还是交易额,哈啰打车都具备成为新引擎的可能性。”

低价策略搅局网约车市场

哈啰出行为什么一定要做网约车?往高的层面看,哈啰出行对自己的定位是一个以出行为基础的生活服务平台。所以从两轮往四轮的延伸,其实是公司愿景和使命自然的延伸。

但从商业角度看,原因有以下两点:一个是满足市场上对于低价打车和实惠打车的需求;第二是实现飞轮效应和规模效应,将平台老用户和公司新业务链接起来,“我们更加关注在做新业务时,老业务是不是能给新业务提供比较多的用户或场景,新业务是不是可以和老业务产生协同效应。”江涛对记者表示。

江涛认为网约车与顺风车是可以产生协同效应的。“顺风车是一个中低频的业务,客单价也比较高,这样的业务就决定了它需要有一个比他的用户量更大的,或者说使用品质更高的一个类似的业务去不断输送用户。否则顺风车业务的发展速度就会受到很大的制约。”网约车的用户规模更大,使用频次更高,客单价更低,完全符合上述需求。

在打法上,哈啰与其他竞争对手不同。“我们不可能用同样的方法或者同样的产品去打,这样100%没戏的。打车产品看上去好像是一样的,但不一样之处是在不容易发现或者看不见的地方,或者真正成为用户的时候,才能知道其中的不一样。”

在江涛看来,便宜是哈啰最大的不同。他举例称,“比如在中山打一个15公里或者20公里的行程,我们比友商便宜,我们是友商的6折。就是因为这样的定价,包括接单模式、对车的要求,都会导致在我们这留下的车主,跟其他平台是不一样的。”中山是哈啰出行启动新业务“哈啰打车”正式切入网约车领域的第一座城市,10月30日,“哈啰打车”刚刚在中山试运营。

江涛称:“哈啰网约车产品定价在中山几乎做到了最便宜,且为一口价模式,在中山运营3周后即收获了业务的全面铺开。”按照江涛向记者透露的,哈啰出行的司机不但有拒单机会,接单也相对自由,且平台收取的佣金为15%,远低于滴滴等平台。

在2020年的平安夜,有中山市滴滴司机称,滴滴快车全面下调了价格。哈啰打车试图用低价占领市场的打法显然已经见效,并引来了巨头的狙击。

缺乏先发优势如何瓜分市场?

从品类上来说,哈啰打车一定是全品类发展,江涛对记者表示:“我们业务划分逻辑不是按照品类来,而是更多锁定人群和定价,就像拼多多,它不会说我只做水果不做手机,只做服装不做鞋子,但它会有个逻辑是说不管做什么,都会遵循一个比如说低价的逻辑。我们也一样,我们什么都会做,只要是用户有需求的,比如说出租车、专车等等,包括拼车都会去做。”

但哈啰打车这一新引擎业务大概率不会在大城市出现。

“因为一线城市不是我们的一个场景,所以大家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法体验我们的产品。”江涛如此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哈啰打车在中山遇到的猛烈狙击,说明打车行业已经出现了“内卷化”。来自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受宏观经济、行业整治规范等因素影响,我国网约车行业的市场规模增速放缓。2019年,我国网约车行业的市场规模达3044.1亿元,同比增长3.42%。

“破解内卷,根源上还是需要技术带来的进步,技术会带来很多新用户。打车行业如果想迈向下一个阶段,可能需要供给的极大扩张,比较理想的情况是,每个中国的车主都应该可以在每个场景下成为运力的供给。”江涛表示。

但一位业内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哈啰从单车起步,再逐渐向四轮发展,现在又向着全平台进阶。这是将自己定位成综合性移动出行服务商了,但目前来看,该行业已经有了滴滴这‘一超’,以及享道、曹操、T3等‘多强’,市场竞争压力大,没有先发优势的哈啰要想瓜分市场还是存在难度的。”

哈啰出行正在通过业务的拓展来谋求行业的优势地位和绝对话语权。“因为大家都知道作为一个平台,一个双边平台,如果说在这个行业里面没有取得比较领先的地位的话,很难成为这个行业标准的制定者和引领者,你会非常被动。”江涛如此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