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银行 > 正文

莱绅通灵陷家族内斗 董事长控诉两名董事涉嫌职务侵占

亲情的小船说翻就翻。“沪市珠宝IPO第一股”莱绅通灵日前陷入家族内斗困局。

“我们内部自查发现大量的实际进货(金额)远远小于付款,甚至还发现,在2011年以前,公司库存里进了一些供应商的货,但从来就没有付过钱。我们怀疑是虚开增值税发票,把账做平的。”1月8日,莱绅通灵董事长兼总裁沈东军召开媒体发布会,向记者亮出微信对话及银行流水等材料,公开控诉公司两名董事马峻、蔄毅泽涉嫌职务侵占。

2020年12月29日晚间,公司曾发布《关于董事被有关机关调查》公告称,通过自查发现2005年至2015年期间与供应商的交易中,进货金额与付款金额存在较大差异,怀疑董事马峻、董事蔄毅泽侵占公司财产,涉嫌职务侵占,于2020年11月20日向南京市公安局雨花台分局进行报案。

公开资料显示,涉事两名董事马峻、蔄毅泽为沈东军妻子马峭的哥哥和嫂子,与沈东军同为公司实控人。

记者辗转联系到远在澳大利亚的马峻,对于涉嫌职务侵占的控诉,他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些都是不实的,他(沈东军)这样做的目的是试图威胁我妹妹马峭,阻止离婚股权分割。马峭在2019年就向法院起诉与沈东军离婚并进行财产分割,他们一旦离了婚,沈东军的股权就会被稀释,我和我太太蔄毅泽以及马峭的股份加起来的股权会达到46%,沈东军会失去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真相扑朔迷离,公司股价应声大跌。2020年12月30日至2021年1月12日,莱绅通灵股价累计下跌21.21%,截至1月12日收盘,股价报收于5.98元/股。

“大舅子”夫妇被举报

2020年12月29日晚间,莱绅通灵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20年11月20日收到南京市公安局雨花台分局经侦大队通知,已正式受理公司举报的关于董事马峻、董事蔄毅泽涉嫌职务侵占一案。

公司缘何会突然质疑董事马峻和蔄毅泽涉嫌职务侵占?依据公告表述,2020年7月份,南京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在对公司例行检查中,发现公司在2005年至2015年期间(公司上市前)有税务违法嫌疑。公司配合税务机关调查进行了全面的内部自查,发现公司在上述期间内与供应商的交易中,进货金额与付款金额存在较大差异,因此怀疑董事马峻、蔄毅泽侵占公司财产,涉嫌职务侵占。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份《关于董事被有关机关调查》的公告中,仅董事长沈东军对公告内容作出了声明:“公司董事长保证本公告内容不存在任何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并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承担责任。”而其他董事、监事并没有作出相应的保证。

“主要的违规行为发生在2011年之前,数额我不好说,但是挺吓人的。”1月8日,就两名董事涉嫌职务侵占一事,沈东军在当日下午股东大会结束后专门召开媒体发布会,向记者亮出微信对话及银行流水等“证据”。

在沈东军提供的一份“招行9919”银行卡收入梳理表格中,记者看到该银行卡在2008年至2015年间有大额的进账,备注合计7406万元。该银行卡的持有人是谁?发布会现场,沈东军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如果我们告诉你是谁,这个可能会构成一个法律意义上的侵犯别人隐私。”

“这张卡是他太太马峭的卡。”采访中,马峻告诉记者,马峭在生完孩子后就一直做全职太太,平时都是沈东军告诉她有钱进来,钱要用到哪里去,包括买房,投资沈东军旗下的乐朗葡萄酒和钻石影业等等。

记者注意到,此前公告中所指两名董事涉嫌职务侵占一事发生在2005年至2015年期间,发布会现场,沈东军强调违规事项主要发生在2011年之前,时间上更为聚焦。

“2011年之前,我是公司董事长,沈东军是公司总经理。2011年之后沈东军才担任董事长同时兼任总经理。”马峻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沈东军身兼董事长、总裁、董事会秘书三职,公司是他在控制,我保留对他可能修改废弃系统数据的怀疑。”

董事长离婚纠纷曝光

拔出萝卜带出泥。“举报门”发生后,沈东军与妻子马峭的离婚诉讼案件也随之曝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马峻爆料其妹妹早在2019年11月20日就起诉与沈东军离婚,要求对财产进行分割。

作为莱绅通灵的掌舵人,沈东军在微博上拥有超200万的粉丝,曾以联合出品人的身份参与制作《克拉恋人》等影视剧,算得上是一位“明星老板”。发布会现场,关于与妻子马峭离婚一事,沈东军表示“我今天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我妹妹实在是跟他过不下去了,才去法院起诉的离婚。关于财产分割部分,马峭的最大限度是财产对半分,所持上市公司股权也是按50%的比例来分。”马峻告诉记者。

从股权关系来看,沈东军作为实际控制人之一,直接持有公司股份1.0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1.16%。按照马峭50%股权分割要求来说,一旦财产分割请求被采纳,沈东军持有上市公司的股权比例将降至16%以下。而马峻、蔄毅泽分别直接持有公司股份8557.5万股和1890万股,分别占总股本的25.13%和5.55%。“那样的话,我和我太太以及马峭,我们三个人作为一致行动人所持上市公司的股权比例将达到46%,远远超过了沈东军的持股比例。”马峻表示。

“他真的是大义灭亲啊,马峭其实也被举报了。”采访中,马峻告诉记者。在记者获得的一份南京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于2020年8月4日下发的询问通知书中,马峭的名字赫然在列,和马峻、蔄毅泽一起,马峭也被要求在2020年8月10日9时到指定地点就涉税事宜接受询问。

“我们都在澳大利亚,因为疫情原因没能回去。我们目前委托的律师正在和公安机关进行对接沟通。”提及妹妹马峭和沈东军的离婚诉讼案,马峻透露,“现在是一审阶段,还没有裁决,我们相信很快会有结果。”

风波中董秘“闪辞”

记者注意到,1月4日,公共媒体上即出现了沈东军被妻子马峭起诉离婚的消息。

1月5日晚间,莱绅通灵对外披露,公司在媒体报道沈东军涉诉讼离婚事项后与沈东军核实了解到,沈东军作为被告,于2019年12月16日收到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应诉通知书》。

依据公告,马峭是在2019年11月20日向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提起的离婚诉讼,请求判令离婚并进行财产分割。

就案件进展情况,公司方面表示,目前案件在一审审理中,尚未裁决,尚无法判断诉讼结果、审理时间及对公司本期及期后损益的影响,公司实际控制权是否发生变动存在不确定性。

上市公司董事会秘书负责具体的信息披露事宜,是与投资者关系最密切的高管之一。但记者发现,在董事长沈东军离婚事件曝光当晚,莱绅通灵董事会秘书刘昆迅速请辞。

1月4日晚间,莱绅通灵发布公告称,公司在1月4日收到了董事会秘书刘昆递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刘昆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会秘书职务。在公司董事会秘书空缺期间,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沈东军行使董事会秘书职责。

值得关注的是,刘昆在2020年8月18日才正式就任董秘一职,原本她将在2021年1月7日任职到期。

为何在任期届满前3天申请离职?发布会现场,沈东军表示,“从她(刘昆)的角度来说,工作压力较大,她是公司的总裁助理,同时还是我们后台中心负责人。另外现在遇到这样的情况,对于她来说困扰比较大,也不是她所擅长的,她以前学的是人力资源。所以提出离职,我们也尊重她。”

律师称信披涉嫌违规

“实际控制人陷入离婚诉讼纠纷,财产包括持有上市公司的股权面临着分割,进而可能会导致上市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这属于重大事件,属于强制披露的范畴。作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应当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针对莱绅通灵董事长沈东军一年多前被妻子马峭起诉离婚并要求进行财产分割一事,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依据新证券法规定,公司的控股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对重大事件的发生、进展产生较大影响的,应当及时将其知悉的有关情况书面告知公司,并配合公司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采访中,王智斌进一步解释称:“投资者对公司涉及的重大事件都有知情权,莱绅通灵实控人的离婚诉讼面临财产分割问题,与一致行动人的关系也面临解除的风险,进而进一步导致公司控制权存在变更的风险,实控人未就此及时履行信披义务涉嫌违规。”

“董事被有关机关调查的信息披露也是有问题的。严格意义上来说,其实从公司决定要举报高管,决定形成时就应当及时对外披露。”王智斌认为,“公司是在2020年11月20日向警方进行的报案,这一天应该作为信息披露的起点。公司在2020年12月底才披露此事,时间上是延迟了。”

“家族内斗”持续升级,监管也连出重拳。2020年12月31日、2021年1月6日,上交所连发两封监管函,就公司董事被有关机关调查相关事项以及媒体报道等明确监管要求。本报也将就相关事件持续跟踪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