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银行 > 正文

广州银行因确权问题引发的诉讼案件不断 违规处置不良资产被罚款210万元

广州银行于去年提交了IPO申请文件,但是,截止到目前该行尚有311名非自然人股东和1091 名自然人股东依然未完成确权工作,并且在2020年至今,因确权问题引发的诉讼案件不断。

从该行的资产质量方面来看,2018年至2020年,该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38%、12.42%、12.43%;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数据相同,近三年来分别为11.24%、10.14%、10.1%,呈现出不断下降的态势,不良贷款率近三年来分别为0.86%、1.19%、1.1%。

资产质量一直是证监会关注的重点,若银行资产质量不佳,则上市会受到影响。广州银行在《华夏时报》记者采访中表示:“2018-2020年,为积极应对经济下行叠加疫情影响,综合采取现金清收、贷款核销、批量转让、资产证券化等方式处置不良贷款。”值得一提的事,该行今年2月份,广州银行肇庆分行因违规处置不良资产被罚款共计210万元,其中总行罚款180万元。

另外,截至2020年年末,湾区内公司贷款余额达到1187.93亿元,同比增长16.43%;“两增两控”小微贷款余额114.72亿元,同比增长97.55%,比全行贷款增速高85.27个百分点。

股权确权问题未解决

一家企业能否顺利上市,股权问题一直是绕不开的焦点。

据广州银行2020年报送的招股书显示,该行尚有311 名非自然人股东和1114 名自然人股东未完成确权。股权确权的历史遗留问题成了证监会关注的焦点,在关于广州银行IPO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中,证监会针对其股权问题,要求其说明未确权事实是否构成股权不清晰,是否符合首发办法的相关规定。

股权确权指的是是指股东资格的确认,也是上市的必要条件。根据以前的《公司法》和《证券法》,申报IPO时,公司的股东人数要控制在200人以内。而广州银行的股东数远超200人。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20年以来广州银行作为被告,共涉及6起股东确权的诉讼,这6起案件最终的判决结果均是确认各原告持有被告广州银行股权。

为此,记者就股权确权问题对广州银行进行采访,对方回复称:“截至2020年7月31日,本行股本总数为117.76亿股,未确权的股份数合计6982.72万股,占发行前总股本的0.59%,本行在托管机构专门设立了股份托管账户,并将这部分股份归集于该账户名下进行集中管理。未确权股东所持份数仅占股本总额的0.59%,占比极小,本行上市前,该部分股东仍可以向本行和广东股权交易中心提交确权申请文件,本行和广东股权交易中心将按规定将其股份从股份集中管理专户分出并以其名义进行股份托管登记。”

除了确权工作之外,广州银行的控股股东的问题同样值得关注。

在去年10月份,即距离提交招股书4个月之后,广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李舫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处,接受广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而广州金控,既是广州银行的控股股东又是关联交易方,直接持有广州银行26.59亿股股权,占股份总数的22.58%。2019年广州金控的贷款金额合计26.01亿元,占同类交易的0.88%;存款金额合计20.4亿元,占同类交易的0.56%。记者就本行控股股东高层涉嫌违法违法是否会对IPO产生影响对广州银行进行采访,该行回复称:“本行严格遵守相关法律规定积极推进上市工作,来函中所述‘股东事件’、抵债资产处置等不会影响本行上市进程”。

违规处置不良资产被罚款210万元

从广州银行的经营业绩来看,据去年年报显示,2018年至2020年,该行的营收分别为109.35亿元、133.79亿元、149.18亿元,营收年复合增长率为16.8%;同期利润分别为37.69亿元、43.24亿元、44.55亿元,利润年复合增长率为8.72%。

从该行的资产质量方面来看,2018年至2020年,该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38%、12.42%、12.43%,同时,该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数据相同。近三年来分别为11.24%、10.14%、10.1%,呈现出不断下降的态势。

从中国银保监会公布的2020年商业银行主要监管指标来看,2020年年末,商业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72%,资本充足率为14.7%。可见,广州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以及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低于行业整体水平。

而本行的不良贷款率,近三年来分别为0.86%、1.19%、1.1%,其中,去年同比下降0.08个百分点。

资产质量一直是证监会关注的重点,若银行资产质量不佳,则上市会受到影响,因此拟上市银行,首先要保持审慎经营,并通过多种手段化解不良资产,提高资产质量。广州银行曾在采访回复函中表示:“2018-2020年,为积极应对经济下行叠加疫情影响,本行持续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综合采取现金清收、贷款核销、批量转让、资产证券化等方式处置不良贷款。”

值得一提的事,据银保监会官网显示,今年2月份,广州银行肇庆分行获行政处罚,因未经批准开展衍生产品交易、以个人理财资金承接不良资产、向未取得有关批准文件的固定资产项目提供融资被处以罚款共计210万元,其中总行被罚款180万元。据业内人士叙述,开展衍生产品交易、以个人理财资金承接不良资产常被作为银行化解不良贷款的手段。

另外,该行近三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617.38亿元、-189.06亿元、444.49亿元。记者就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波动较大的问题对广州银行进行采访,该行表示:“2019-2020年末,本行加大信贷投放力度,同时采取各项措施提升存款规模,增强结算性存款沉淀能力,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持续增长。”

通常认为,每股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和资本金现金流量两个指标衡量企业运用所有者投入的资本进行经营创造现金的能力。如果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与净利润两者都为负,说明该企业面临经营困境,盈利能力弱,现金流量也入不敷出。反之,则表示经营状况良好。若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负,净利润为正,说明企业虽有盈利能力,但是无法取得与利润相配的现金流量。

信用卡透支额度偏高

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年末,湾区内公司贷款余额达到1187.93亿元,同比增长16.43%;“两增两控”小微贷款余额114.72亿元,同比增长97.55%,比全行贷款增速高85.27个百分点。记者就该行小微企业贷款增长的问题对广州银行进行采访,该行回复称:“本行持续优化中小企业管理模式,总行创设普惠金融部,建立总、分、支三级联动的小微普惠金融服务网络,引进‘PAD全流程移动金融服务平台’,不断丰富线上线下产品线,推出普惠金融、科技金融、乡村振兴三大产品系列,满足小微企业多样化的融资需求。推出‘惠e通’普惠金融综合服务平台,实现营销端、数据端、风控端、业务端、管理端的‘五端’架构,形成客户、产品、营销、管理、服务‘五位一体’综合服务模式。”

另外,广州银行去年着力发展信用卡业务。

据年报显示,2020年,广州银行累计发卡量451.21万张,较上年末增长12.45%,新增发卡49.99万张;2020年,广州银行信用卡发卡收入68.94亿元,较上年末增长26.61%;广州银行信用卡不良率1.67%。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公司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金额达12.46亿元,同比增长62.44%,主要来源于信用卡业务带来的收益。

统计数据显示,如果拿信用卡透支余额除以发卡总量粗略计算,去年多数全国性银行信用卡户均透支余额都在3000——8000元之间。而广州银行在城商行信用卡户均透支余额中位于较高水平,约为1.58万元。

记者就本行的信用卡业务情况以及如何规避信用卡业务的不良风险情况对广州银行进行采访,该行回复称:“在信用卡APP上线‘大额分期线上化申请’和‘账单分期自动调额’功能,强化风险资产清收处置,通过委外、诉讼等手段回收逾期资产,积极进行不良资产核销,加速不良资产ABS发行进度,截至报告期末,信用卡资产不良率1.67%,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关于广州银行的信用卡业务是否会受到政策影响,该行未回复记者此问题。今年6月份,中国银行发布《关于调整信用卡发卡、增额及交易管控措施的公告》,根据监管要求,6月20日开始管控信用卡发卡、增量和交易量。对于信用卡使用过程中出现的套现、资金流动异常等异常交易行为,中国银行可以变更持卡人账户状态;限制持卡人消费和取现;不再为持卡人办理全新卡发卡、增量、分期等业务控制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