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银行 > 正文

逾六成上市银行客户存款利率降低 监管高压之下银行揽存理性回归

在监管对结构性存款、互联网存款等一系列规范之下,银行高息揽储不再,揽存“价格”出现下行。9月7日,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已公布半年报的40家A股上市银行中有超过六成银行客户存款平均利率相较此前降低。在分析人士看来,客户存款利率降低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在监管引导下,银行需合理控制负债成本,以便引导实体经济融资成本降低。而在揽存价格战偃旗息鼓后,受限于线下网点、客户基础的影响,中小银行、尤其是未上市地方银行仍会面临揽存压力,因此,需要通过产品升级、多渠道拓展负债端来源及稳定性。

逾六成上市银行客户存款利率降低

随着经济运行逐步恢复常态,银行业上半年业绩也稳步复苏,已公布半年报的40家A股上市银行中39家归母净利润出现增长,收益最高的工商银行更是晒出了日赚9.03亿元的“成绩单”。

从银行负债端来看,个人及对公存款是银行负债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开展银行贷款业务的基础。而在货币政策施力,监管对智能存款、结构性存款整改风暴等多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银行揽存“价格”也有所下行。北京商报记者9月7日统计发现,已公布半年报的40家A股上市银行,多数银行的客户存款平均利率出现下调。

在40家披露半年报的银行中,有12家银行今年上半年客户存款平均利率超过去年同期,包括建设银行、农业银行、邮储银行、成都银行、贵阳银行、青岛银行、西安银行、青岛农商行、张家港农商行、江阴农商行、苏州农商行、齐鲁银行;紫金农商行与上年持平;其余27家银行上半年客户存款平均利率较去年同期出现了下跌(厦门银行、常熟农商行参照对比项为2020年客户存款利率),例如,重庆银行、南京银行客户存款平均利率分别下降0.14个、0.2个、0.25个百分点,至2.87%、2.32%、2.31%;无锡农商行、瑞丰农商行、重庆农商行客户存款平均利率则分别减少0.02个、0.03个、0.05个百分点,至2.33%、2.24%、1.96%。

在分析人士看来,造成多家上市银行客户存款平均利率下降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在货币政策方面,通过运用降准、中期借贷便利、公开市场操作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优化存款利率监管,调整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确定方式,促进融资成本下降,降低银行高息揽存冲动。另外,资深宏观分析师周茂华表示,部分银行客户存款付息水平下降可能与有些银行负债结构有关,如负债更倾向于同业负债;也可能与此前一系列高息揽储产品清退有关。

监管高压之下银行揽存理性回归

虽然超过六成A股上市银行客户存款付息水平出现下行,但不同银行类型之间的分化依旧突出,从数据来看,地方银行揽存成本普遍要高于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及国有大行。

据统计,在今年上半年客户存款平均利率水平中排名前十的A股上市银行中,有9家是地方商业银行,包括重庆银行、贵阳银行、西安银行、厦门银行、无锡农商行、南京银行、江苏银行、江阴农商行,股份制银行仅有浙商银行1家。排名前十的银行客户存款平均利率水平在2.87%-2.3%之间。另外,有14家银行的平均利率在2.25%-2%之间,其中9家为地方银行。

事实上,能够跻身A股市场的地方银行已经属于同类银行中的佼佼者,由于知名度、业务体量、客户数量等优势,其存款业务开展能力会明显优于同类型未上市银行。周茂华指出,“上市银行是国内银行的‘代表’,整体经营能力相对好,负债渠道相对宽,未上市部分中小银行负债压力依然较大。”

由于网点覆盖、业务范围、品牌号召力不及大型银行,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部分中小银行依靠高息存款、通过互联网平台异地揽储等手段,在短期内使得负债端规模迅速增长。在近期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1》(以下简称《报告》)中,央行金融稳定分析小组以专题形式阐述部分银行通过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存款进行揽储的行为及危害。据初步统计,截至2020年末,约89家银行(其中84家为中小银行)通过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吸收的存款余额约5500亿元,较2019年末增长127%。平台存款产品利率普遍较高,年利率最高4.875%,已达到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要求的上限。部分银行为了吸引客户,甚至通过缩短付息周期、提供现金奖励或发放购物券等方式变相提高存款产品利率,突破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的要求。如某银行5年定期存款,每3个月付息,利率达4.1%,而3个月定期存款基准利率仅1.1%。

为防范风险,监管层层加码规范商业银行负债管理,监管机构已经下发一系列政策,例如,今年1月15日,银保监会、人民银行联合发文,要求商业银行依法合规通过互联网开展存款业务,不得借助网络等手段违反或者规避监管规定,不得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开展定期存款和定活两便存款业务,同时合理控制负债成本。3月23日,银保监会发布《商业银行负债质量管理办法》再次提到,商业银行通过互联网吸收存款的,应当遵守相关监管规定。同时不得采取违规返利吸存、通过第三方中介吸存、延迟支付吸存、以贷转存吸存、提前支取靠档计息等违规手段吸收和虚增存款。与此同时,一度被视为银行揽储利器的结构性存款,也在监管高压政策的落地实施下逐步压降。

价格战渐消中小银行负债端还有哪些“文章”可做

随着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在今年6月“官宣”了存款利率调整事项,市场高呼高息揽存时代已不再。根据北京商报记者此前调查,在实施当天,已有多家银行调整存款产品利率,例如某银行将3年期定存产品的利率由最高4.125%降至最高3.5%。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分析指出,近两年来,为推动金融服务和让利实体经济,监管方持续推动市场贷款利率的下行。贷款端利率的持续下行,在存款端利率不变的情况下,银行的息差空间会被压缩,而银行为维持一定的息差水平,就会影响存款端利率的调降。他表示,“今年6月,监管方制定了新的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从‘基准利率×倍数’改为‘基准利率+基点’。这一机制的变化,降低了因为长期存款基准利率较高,执行利率也明显偏高的情况,也将引导存款利率的下行”。

在监管趋严、利率市场化的大背景下,银行负债端承压可能是长期趋势。7月5日,央行印发的《关于深入开展中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能力提升工程的通知》就提到,人民银行各分支机构要加强存款利率监管,充分发挥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作用,引导银行业金融机构合理确定存款利率,稳定负债成本。加强对互联网平台存款和异地存款的管理,依法从严处理高息揽储等违规行为,推动降低中小银行业金融机构负债成本。

伴随利率市场化的不断推进和监管不断趋严,未来银行将如何应对?有分析人士建议,中小银行应逐步拓展客户来源;提升金融服务质量,在价格竞争之外,可以通过提升金融服务的附加值吸引客户;提升金融服务质量,采用金融科技赋能提升金融服务的效率;同时发挥中小银行的灵活优势,勇于探索,及时发掘新的销售模式。

周茂华认为,银行降低负债成本与银行负债能力、融资渠道、品牌与客户黏性等方面有很大关系。相较而言,大行的负债就有较大优势;因此,在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行业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下,部分中小银行还需要提升经营和风险能力,需要断绝高息揽储的“瘾”,以服务客户为中心,增加适销对路、有质量的服务,解决客户痛点,增加客户黏性,提升自身市场品牌;拓宽融资渠道,监管也鼓励有条件通过上市、市场化资本工具多渠道融资;在战略上,回归主责主业,深耕区域市场,采取差异化竞争策略。(记者孟凡霞李海颜)

精彩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