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视 > 正文

引入境外交易者参与棕榈油期货交易迎来“满月”

1月22日,引入境外交易者参与棕榈油期货交易迎来“满月”。一个月来,在境内外市场各方的支持和呵护下,市场运行总体平稳有序,市场规模稳定,境外客户参与较为积极,各方反应良好。

市场运行平稳有序

作为境内已上市农产品期货中首个实现对外开放的品种,境外交易者参与棕榈油期货情况备受关注。截至1月21日,在短短一个月内,已有约40家境外客户参与棕榈油期货交易。统计数据显示,棕榈油期货国际化实施首月整体运行稳定,期货价格波动处于合理水平。交易方面,棕榈油期货国际化首月累计成交量2016.6万手(单边,下同),成交额1.4万亿元,日均持仓量44.7万手;单位客户日均持仓占比59.2%,较2020年11月增加约5个百分点。价格运行上看,棕榈油期货主力合约收盘最高价7296元/吨、最低价6528元/吨,波动幅度不大,国际化业务实现了平稳过渡。

鲁证期货分析师史恒昱对记者说,近一个月棕榈油期货价格走势符合现货市场趋势,期货价格代表性较好。“2020年四季度到2021年一季度,马来西亚库存处于季节性低位,对行情形成支持;1月11日MPOB报告发布,因印尼库存宽松、马来西亚需求转弱,价格开始回落。从DCE棕榈油期货盘面来看,1月11日主力合约P2105盘中达到近期最高价7356元/吨,随后价格回落,1月20日盘中最低价6468元/吨。整体而言,DCE棕榈油期货价格走势比较好的反映了市场基本面的变化。”

为境外客户提供风险管理新路径

据了解,受国内外综合因素影响,全球棕榈油贸易价格波动频繁,境外产业客户同样具有避险需求。而参与全球规模最大的棕榈油期货市场,已成为境外相关种植、加工、贸易等产业客户对冲市场风险的新路径。

中商外贸(新加坡)有限公司是一家全球性的农产品贸易公司,公司在棕榈油期货国际化初期便参与了P2105合约的交易。该公司董事总经理张扬表示,公司主要面对中国进行出口贸易,需要对冲来自终端销售地区的价格风险,因此在境内棕榈油期货对外开放后,第一时间参与了交易,以尽快熟悉交易流程和规则,为日后参与套期保值奠定基础。“棕榈油期货国际化后,境外公司可以直接在境内开户、交易,资金能够自由进出,为公司提供了更大规模、更活跃的风险管理平台。”他说。

此外,某参与交易的马来西亚油脂加工企业负责人也表示,对于产品销售对象是中国的棕榈油加工企业来说,DCE棕榈油期货提供了一个流动性很好、价格透明的风险管理市场。“我们可以通过BMD和DCE两个市场的交易锁定利润,同时DCE棕榈油期货市场流动性好、效率高,有助于我们以更低成本进行套期保值。”他说。

强化境外市场推介与服务

据了解,为使境外投资者更好地了解中国期货市场交易习惯,多家期货公司与境外中介机构联合举办线上会议,解读DCE棕榈油期货市场交易规则,从我国期货市场五位一体的监管体系,到各类业务管理办法、棕榈油期货品种细则,以及期货公司出入金、交易、结算等各项业务的具体安排,为境外中介机构提供了全面、详细且定制化的投教服务,使其充分理解中国期货市场各项制度安排并顺利开展境内棕榈油期货交易。

此外,会员和银行等金融机构还在技术、资金结算等方面为境外客户提供了全方位服务。“我们在了解到境外客户的实际需求后,协助境外中介机构及软件商开发了‘自动对冲持仓’等适应境外投资者交易习惯的软件功能,使其能够以净持仓的交易逻辑进行期货买卖。”中粮期货机构服务部总监仲鹤依告诉记者。

“在资金划拨与结售汇方面,我们与中国银行合作,尽早为客户开通了银期转账功能。此外,近期人民币汇率波动较大,我们专人与境外中介机构进行实时沟通,确保第一时间完成换汇,使客户实际换汇结果与外汇牌价尽可能一致。”他说。

市场分析人士指出,正是市场各方大力推进开户、境外市场推广等工作,为棕榈油期货国际化业务的平稳过渡奠定了基础。

大商所相关负责人表示,引入境外交易者参与棕榈油期货交易是我国资本市场践行高水平对外开放的积极作为。棕榈油期货市场对外开放的平稳开局,为推动油脂油料期货市场进一步对外开放进行了有益探索。随着我国经济增长和行业变迁,油脂油料逐渐成为我国开放度最高、竞争最激烈、境内外市场联动性最强的产业之一,产业界对该板块其他期货市场对外开放需求日益强烈。下一步,大商所将继续推动豆粕、豆油等更多品种对外开放,进一步提升我国期货市场国际影响力,发挥油脂油料品种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功能,使在全球贸易体系中更多中国价格得到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