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视 > 正文

曙光股份7月份汽车销量下滑近七成 三个月内三董秘相继离职

三年前,时任华泰汽车集团董事长张宏亮认为,曙光股份(600303.SH)与华泰汽车战略重组后,曙光未来一定会发展得越来越好。

然而,现实印证了业内专家的话,“双方弱弱联合,前景并不明朗”。8月6日,曙光股份发布7月份产销快报显示,该月汽车销量为194辆,同比下滑69.73%。

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2021年前7月,曙光股份的客车、特种车和皮卡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2.49%、20%和10.3%,综合利用率为10.1%,呈现进一步下降趋势。

值得一提的是,2012年至2020年,曙光股份的扣非净利润一直为负,合计亏损17.15亿元,其中2018年至2020年扣非净利润合计亏损6.31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华泰汽车入主的3年来,曙光股份经历了三任董事长,总共12位董监高离职。其中,三位董秘在最近三个月内相继离职,这在上市公司中并不多见。

7月份销量下滑近七成

曙光股份主营业务分为轻型车业务、商用车业务和车桥等汽车零配件业务三大板块。

资料显示,曙光股份拥有“黄海客车”和“曙光车桥”两大中国名牌产品,“黄海客车”还获得了中国驰名商标称号,具有较高的行业地位和品牌优势。

而且,曙光车桥已批量供货广汽集团传祺、上汽通用五菱、上汽大通、一汽集团、二汽集团、长安汽车、江淮汽车等国内一线自主品牌和合资品牌,具有一定的客户群优势。

8月6日,曙光股份发布7月份产销快报显示,该月汽车销量为194辆,同比下滑69.73%;前7月累计汽车销量为4713辆,同比增长36.89%。

其中,前7月,曙光股份客车销量为104辆,同比下滑40.23%;皮卡销量为4259辆,同比增长38.46%;特种车销量为350辆,同比增长81.35%。此外,公司新能源客车销量为47辆,同比下滑67.36%。

如果单看7月,曙光股份客车销量为23辆,同比上升2200%;皮卡销量为153辆,同比下滑75%;特种车销量为18辆,同比下滑35.71%。此外,公司新能源客车销量为13辆,同比下滑1200%。

实际上,近三年来,曙光股份销量下跌后,一直保持着萎靡的状态。

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曙光股份销量分别为1.16万辆、7710辆和7892辆,同比分别下滑26.10%、下滑50.61%和增长2.36%。

目前,曙光股份拥有三大整车企业,丹东黄海汽车有限责任公司负责生产客车,拥有年产能5500辆;丹东黄海特种专用车有限责任公司负责生产特种车,拥有年产能3000辆;丹东黄海汽车有限责任公司(金泉)负责生产皮卡,拥有年产能6万辆。

2020年年报显示,曙光股份的客车、特种车和皮卡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6.02%、13.2%和12.53%,综合利用率为12.03%。

由此,2021年前7月,曙光股份的客车、特种车和皮卡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2.49%、20%和10.3%,综合利用率为10.1%,呈现进一步下降趋势。

华泰汽车所持股份100%质押

曙光股份的销量下滑,与华泰汽车关系密切。

2018年8月,曙光股份发布公告称,曙光集团转让给华泰汽车的9789.5万股公司股份已办理完过户登记手续。

此次权益变动后,华泰汽车将直接持有1.34亿股公司股票,加上曙光集团将投票权委托给华泰汽车的1014.63万股,华泰汽车实际拥有投票权的股份数量为1.44亿股,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公司实际控制人也变更为张秀根和张宏亮父子。

实际上,早在2017年1月,曙光集团与华泰汽车签订了《关于转让辽宁曙光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份之股权转让框架协议书》,交易完成后,曙光股份的实控方将从曙光集团转变为华泰汽车。

然而,当年2月,七里港一纸诉状将曙光集团告上了法庭,原因是曙光集团在将曙光股份股票卖给华泰汽车之前,就已经卖给了七里港,还收了七里港的2000万元定金。

最终结果是“价高者得”,华泰汽车以每股23.21元的定价(高出七里港超5元/股)胜出。

但是,从2017年7月至今,曙光股份与华泰汽车之间的股权转让经历了8次延迟公告,且每次延迟的原因各不相同。

“双方战略重组后,将通过充分发挥华泰汽车与曙光汽车产品互补、资源互补、渠道互补等各种优势……曙光未来一定会发展得越来越好。”彼时,时任华泰汽车集团董事长张宏亮公开表达了入主曙光汽车的“愿景”。

然而现实是,曙光股份业绩反而持续下滑。

2018年至2020年,曙光股份营业收入分别为29.15亿元、24.47亿元和26.2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28亿元、4663.72万元和5488.31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2年至2020年,曙光股份的扣非净利润一直为负,合计亏损17.15亿元,其中2018年至2020年扣非净利润合计亏损6.31亿元。

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华泰汽车持有曙光股份的股份比例达19.77%,而且全部处于质押状态。

三个月内三董秘相继离职

华泰汽车入主的3年来,曙光股份的人事变动也颇为频繁。

2018年10月底,高会恩当选曙光股份董事长,任期至2021年10月。

然而,一年后的2019年10月,高会恩因个人原因,向公司董事会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

随后,胡新文担任曙光股份董事长一职。还不到一年,2020年8月,胡新文递交辞职报告,原因同样是“因个人原因”。

当月,胡永恒又成为曙光股份董事长。资料显示,胡永恒曾任伟创力(嘉汇)电子设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豪威科技集团总经理、深圳霸王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哥顿投资控股集团总裁、大通集团总裁、中国广厦控股集团总裁等职。

2019年至2020年,曙光股份还有多位高管辞职,先后包括董事马宁、总裁梁文利、副总裁吴接群、副总裁吴延荣、副总裁兼财务总监李全栋、总裁傅斌、职工监事秦峰。

进入2021年,曙光股份董事会秘书进入了“离职模式”。

3月16日,曙光股份公告称,那涛申请辞去公司董事会秘书职务。

几天后,郑研峰接任董事会秘书职务。不过,4月27日,郑研峰辞职,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郑研峰辞职后,董事长胡永恒代行董事会秘书职责。

5月18日,曙光股份同意聘任郭宋君为公司董事会秘书。但三个月后,8月5日,郭宋君也打了辞职报告。

仅3年时间里,曙光股份经历了三任董事长,总共12位董监高离职,其中三位董秘在三个月内相继离职,这在上市公司中并不多见。记者刘方益

精彩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