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视 > 正文

培育强大国内市场 激活生活性服务消费需求

培育强大国内市场,离不开生活性服务消费的关键支撑作用。我国已经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正在向共同富裕社会稳步迈进,居民消费需求正由商品消费为主向商品消费和服务消费并重转变,养老、育幼、家政、餐饮、社区零售、美容美发、家电维修等生活性服务业成为满足居民日常性、便利化、多层次消费需求的重要行业。同时,生活性服务业既是提升城乡居民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最直接的服务行业,也是更好满足城乡居民消费升级需求、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重要抓手。当前,我们亟须多措并举激活生活性服务消费需求,有效扩大消费市场规模,加快培育强大国内市场,促进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一是促进生活性服务业创新发展。我国生活性服务业就业人员受教育程度偏低,应用现代信息技术创新商业模式能力有所欠缺,生活性服务业的数字化发展和管理水平有待提升。针对这种现象,需要探索建设集物业、家政、餐饮、养老等生活性服务功能于一体的信息服务平台,联合平台企业推广应用,建立生活性服务网点电子地图,推动社区多网融合,提升数字化智能化水平,更好地为市民提供综合服务信息。积极推广自助结算、扫码支付等智能技术用于生活性服务门店数字化改造,整合门店与线上资源,开展全渠道经营,探索推行社区体验式电商、社区无人零售、无接触配送、无接触消费等新模式,促进社区生活性服务消费的模式创新。鼓励生活性服务企业通过平台开展网上预定、上门取送、到家服务等便捷服务。支持洗染、维修、摄影等生活性服务企业逆向整合各类数据资源,打造定制化服务模式,满足消费者个性化需求。

二是优化生活性服务网点布局。生活性服务网点布局不够合理,突出表现为城市老旧社区可利用空间不足、农村生活性服务业设施相对滞后。针对这种现象,需要盘活城市存量房屋设施,推动落实新建社区商业和综合服务设施面积占社区总建筑面积比例不低于10%的要求。鼓励各地研究制定生活性服务设施配建规划,细化生活性服务设施配置地方标准。鼓励各地结合旧城改造,围绕打造“一刻钟便民生活圈”,建设一批社区邻里中心、公共市集等公共设施,在税费、水电气费用等方面与商业用房区别对待,吸引低利润便民生活性服务企业入驻。加大农村生活性服务网点政府投入力度,加快补齐农村生活性服务基础设施短板,鼓励提升城乡生活性服务设施一体化水平,促进乡村振兴。

三是综合配置生活性服务各类业态。我国许多生活性服务网点业态配置不够齐全,如大众化早餐、文化休闲、体育健身、维修、配钥匙等服务网点存在不足现象,养老服务、家政服务供给更是存在短缺情况,一些生活性服务需求难以得到有效满足。针对这种现象,需要鼓励便利店、社区菜店、药店强化服务搭载功能,推动传统中小型百货商场向社区综合服务中心转型,向集多功能于一体的邻里型社区服务中心转变,整合便利店、菜店、药店、餐饮、洗染、美发、家政、维修等消费服务功能,为居民提供“一站式”生活性服务。

四是提升连锁化品牌化发展水平。我国生活性服务企业“小、散、乱”特征突出,连锁化、品牌化不足,抗风险能力弱,频繁“开店、关店”现象突出,严重影响了行业发展整体水平。针对这种现象,需要鼓励生活性服务企业发展直营连锁、特许经营等方式,提升生活性服务业的组织化程度,实施连锁门店统一规范、统一管理等,提升连锁企业竞争力。支持连锁生活性服务企业跨地区、跨行业、跨所有制兼并重组,优化不同区域间的社区网点布局,应用供应链等现代管理方式创建知名服务品牌企业。鼓励生活性服务知名品牌、连锁品牌下沉到社区经营,近距离面向社区居民提供服务,同时发挥标杆作用提升社区生活性服务质量。引导生活性服务企业强化品牌建设与管理意识,通过创新发展、优化服务等方式提升品牌影响力。

五是加强生活性服务设施和平台适老化升级改造。截至2020年,全国老年人口抚养比为19.7%,比10年前提高7.8个百分点,而且我国老龄化进程正在加速,生活性服务目前不能够适应、满足老年人需求。针对这一现象,需要紧贴老年人需求特点,在生活性服务场景中保留老年人熟悉的传统服务方式,加强保障在运用智能技术方面遇到困难的老年人基本需求。保障居家老年人基本服务需要,建设改造一批老年人生活性服务中心、老年人服务站等设施,为居家老年人特别是高龄、空巢、失能、留守等重点老年人群体,提供生活用品代购、餐饮外卖、家政预约、代收代缴、挂号取药、上门巡诊、精神慰藉等服务,满足基本生活需求。同时需要依托大数据技术,建设养老服务平台,实现民政、医疗、公安等多部门老年服务需求数据共享,统筹整合养老服务和管理资源,提升综合服务水平。

六是进一步完善生活性服务保障体制机制。我国生活性服务业还存在着证照办理流程较为繁琐、审批流程偏长、用地规定不够合理、金融支持力度较弱、经营成本偏高等情况。针对这一现象,为保障满足居民生活性服务需求,需要深化“放管服”改革,持续优化营商环境,加大对餐饮、零售、养老、家政等生活性服务企业支持力度。不断激发市场活力,优化生活性服务市场主体证照申请流程,允许一照多址等。尤其要加快建立以社区为基本单元的生活性服务保障工作机制,将管理责任落实到街道、社区。在街道及社区党组织的领导下,协同社区居委会及物业企业等建立多方联合发展机制,充分考虑社区用地、财税金融、水电租金、居民需求、安全管理等方面,共同做好社区生活性服务业统筹安排工作,研究制定空间布局、企业进出标准、政策支持等社区生活性服务业发展规划及政策体系。

当前,我国正着力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生活性服务消费涉及到所有居民的美好生活需要,具有规模大、韧性强、后劲足等特征,在培育强大国内市场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对于以扩大内需战略为基点构建新发展格局具有重要意义。因此,顺应居民消费升级趋势,加快引导生活性服务业持续健康发展,通过构建功能齐备、优质便捷、管理有序、运营高效的生活性服务体系,更好满足城乡居民生活性服务消费需求,可以有效地扩大居民服务消费规模,优化居民消费结构,对于促进服务消费提质扩容、贯彻落实扩大内需战略、抵御外部经济风险、应对疫情冲击等都会发挥重要作用。(作者:王岩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 副研究员)

精彩推送